頂點中文 >都市言情 >圣墟 > 第五百四十四章 西湖的水西林族的淚
我的書架 | 加入書架 | 舉報章節錯誤 | 返回書頁

圣墟- 第五百四十四章 西湖的水西林族的淚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辰東 書名:圣墟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nzmwtn.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魏麟的臉頓時陰沉下來,他討厭這種霸道的話,今天是他西林族回歸之輝煌日,原本該他摧枯拉朽,毀掉這個土著才對,可現在拖的時間太長了,還被對方這般揚言。

    “我就在這里,看你如何殺我!”西林族神子寒聲道。

    一時間而已,他身上的能量氣息濃郁了一大截,凰鳴聲像是驚雷,在炸響,在他身后浮現一頭巨大的不死鳥,而且還有成片的活火山,這是非常可怕的景象。

    “殺!”

    楚風大喝,他想觀看西林族的各種手段,了解該族的神功秘技,但是也不會長時間拿自己性命冒險,現在決定不管不顧,動用殺手锏,擊斃此人。

    此時,能量石球一顆又一顆浮現,這是他的能量體,與眾不同,轟隆一聲向前壓落,想要堆死對方。

    “來了!”

    “他施展特殊能量體了!”

    許多人低聲驚呼,早已猜測到,楚風早晚會動用他那近乎無匹的能量體,這可是在宇宙黑馬榜一路飆升的新型能量體,現在已經上升到一百五十位左右。

    這個排名,著實有些嚇人,因為這是針對全宇宙而言,并非一顆星球、一片星系的排位。

    “我還怕你不成!”魏麟冷笑。

    在他的身后,那一座又一座活火山復蘇,噴涌巖漿,還有神凰昂首,發出驚天動地的長鳴聲,向前撲殺而去。

    “天啊,這居然是魏麟的能量體,被他麻痹了,他已經動用殺手锏!”

    這時,許多人紛紛驚叫。

    魏麟施展天凰拳,原本就跟這種景象差不多,人們誤以為他在施展拳法,但其實不僅如此,還有能量體。

    火山一座又一座,噴薄巖漿,天凰從火山口中沖起,這些景象合在一起,居然就是魏麟的能量體。

    “怎么可能?這簡直像是一幅真實的畫卷,西林族神子的能量體未免太生動與真實了!”有人驚嘆。

    如果這就是他的能量體,他的畫卷又是什么樣子?

    “火山也就罷了,連天凰都浮現一頭,未免有些可怕!”

    在無數驚呼聲中,魏麟展現出他的恐怖與強大之處,俯視楚風,眼眸森寒無比,誓要迅速擊殺楚風。

    他以拳法催動,以精神駕馭,能量體橫空,全面碾壓向前!

    “死吧!”他大吼。

    然而,下一刻他的面色變了,跟他想象的不一樣,他看到了什么?

    楚風一口氣催動出八十一顆粗糙的石球,在那石球當中居然隱約間浮現出生靈,只有魏麟可見。

    在這么近的距離內,魏麟感受到壓迫,徹底明白楚風的底氣所在,有的石球內,有金色紙張浮現,有的石球內,混沌泉池與青蓮并存,這很不妙!

    他毛骨悚然!

    “殺!”

    楚風大吼,八十一顆能量石球伴隨紫氣東來拳,糅合流光拳,加入亂星指……他盡情施展!

    魏麟怒吼,他感受到一股壓力,他那些噴涌能量巖漿的火山要爆裂了,甚至連天凰都被壓制的哀鳴。

    “殺!”楚風再喝,八十一顆能量石球不再粗糙,越發的氣息雄渾,跟他的拳法共鳴,猛烈鎮殺。

    噗!

    魏麟嘴角溢血,最后更是噴出一大口血精,整個人踉蹌倒退幾步,他渾身痙攣,有些忍受不住。

    可是,這也足以體現出他的強大絕倫。

    當初,楚風動用數十顆能量石球時,朱武雀、大齊皇子齊宇等一群神子都被殺的殺,鎮壓的鎮壓。

    可是現在,能量石球動用的更多,魏麟卻抵住了。

    “啊……”

    而且在這時,魏麟咆哮,披頭散發間,他的身體內能量沸騰了,由鮮紅變成深紫色,滾滾而涌,暴烈而出。

    “既然你找死,我成全你!”他大吼。

    “遭了!”

    后方,周全、老嫗等人全都心驚肉跳,感覺到一股恐怖的氣息,那宛若是一頭史前兇獸出世般。

    其他神子、圣女也都面色變了,能夠保持淡定的也只有天神族少神、大夢凈土的秦珞音等少數幾人。

    “魏麟剛才一直在克制,沒有動用觀想高層次的能量?!”有一位神子愕然,而后嘆氣,不得不服。

    星空中,也是一片沸騰。

    “我靠,西林族的神子這么厲害,簡直是史前的年輕圣獸啊!”原獸平臺上,有人怪叫出聲。

    “這才是他真正的實力嗎?早先刻意壓制,想跟楚風進行同階一戰,現在被逼施展出真正的手段了!”

    許多人驚醒,意識到,早先魏麟想跟楚風進行逍遙境界的大對決,哪怕偶爾也動用觀想層次的能量,但卻不是全部。

    直到現在,他被逼迫到這一步,全面啟用,周身能量沸騰,連色彩都不同了,深紫色的能量澎湃,氣息駭人。

    然而,現在魏麟很不爽,他被迫動用更高一個境界的能量鎮殺楚風,這違背他的初衷。

    他原本想當著所有人的面,只用逍遙層次的能量,便斬掉楚風。

    現在,這樣毫無保留的出手,豈不是說,如果同境界一戰,他不如楚風?

    他惱火,憤怒無比,這本是舉世矚目的一戰,他感覺臉上沒有光彩,這不是他真正想要的局面。

    “我當你多厲害,原來也不過如此,以高境界壓制低境界,這也算是你的無敵成就?!”楚風奚落。

    “境界,就是實力的最直觀體現,現在碾壓你!”魏麟吼道,既然都動用觀想高層次的能量了,他自然不會再收起來,全面爆發。

    他希冀,在這種狀態下瞬殺楚風,摧枯拉朽,不能再給他機會,這樣才能挽回一些顏面。

    如果動用觀想層次的能量,還不能秒殺楚風,依舊要苦戰,那么他身為西林族神子無疑是失敗的,恥辱的。

    楚風倒退,被恐怖的能量震的身體搖動,要橫飛出去了。

    然而,他卻不慌,雙手共振,他要施展強大的殺手锏,并且喝道:“看好了,我要讓你明白,哪怕你高我一個境界,動用了觀想層次的能量,依舊不夠看,還是不行,所謂的西林族不過如此!”

    楚風在施展共振術,這是他以弱擊強的底氣所在!

    最近以來,他能一路崛起,狩獵數十位神子、圣女,共振術他最強的底牌之一,這是絕世妙術!

    在楚風看來,這是比紫氣東來拳、天戟九式還要厲害許多的手段,僅次于他的呼吸法。

    轟隆隆!

    八十一顆粗糙的能量石球經過共振術加持,一下子不同了,爆發恐怖氣息,當中的那些生靈有了靈性,石球不斷震動,向前堆積。

    同一時間,魏麟的那些火山、天凰在抖動,在共振,而后居然開始龜裂,要炸開了。

    這讓他面色蒼白,感覺到一股寒意,發瘋般催動,跟楚風相持,要對抗到底。

    怎么可能?!他在心底大吼,他不顧顏面動用了觀想高層次的能量,以境界碾壓都不行,要失敗了?

    他可是來自西林族,號稱宇宙中天賦最強的種族之一,怎么能敗給地球上的土著?

    “我是西林族神子,敗給誰都不能敗給這顆星球上的人,我才是純血傳承者,這里的都是雜魚!”他心中怒吼,太不甘心了。

    然而,現實很殘酷,魏麟現在不敵,轟的一聲,他周圍的一些火山口炸開,天凰哀鳴,在解體。

    他整個人都橫飛出去,口鼻都在噴血,甚至眼睛與耳朵都在向外滲血,身體出現裂痕,有些凄慘。

    “天啊,西林族的神子在決戰中動用高境界的能量都不敵那顆沒落星球上的天選之子楚風?!”

    許多人都在驚呼,感覺這一幕很震撼。

    今日這一戰,最大的看點就是兩者的身份,追本溯源,其實都是這顆星辰的血脈,一個號稱正統,一個被認為是沒落的后裔,結果這樣激戰后沒落之地的人勝出?

    “哥哥!”魏璇驚叫,在此之前她很難想象,她的哥哥會失利。

    “殺!”魏麟咆哮,眼睛赤紅,殺氣滔天,就在剛才的一擊中,他飽受恥辱,挫折,今天精心準備的盛會,一場萬眾矚目的大戰,他算是徹底丟盡顏面,現在哪里還會自命清高,進行所謂的公平一戰,他無所不用,施展一切殺手锏。

    轟隆隆!

    在他的周圍,火山一座又一座,噴涌巖漿,同時,更是有九輪刺目的金色大日橫空,在那里綻放能量,這是他潑墨的畫卷。

    “楚風,我送你上路!”他低吼,今天哪怕擊敗楚風,他也覺得丟人,唯有在最短的時間內虐殺楚風,才能稍微挽回一點顏面。

    轟!

    在人們震驚的目光中,魏麟身畔那九輪金色太陽中騰起九只神禽,都是不死鳥,一起長鳴,散發無匹的氣息。

    “這就是……魏麟的無敵畫卷!”

    人們真的被驚住了,畫卷中有真凰、真龍等神禽圣獸的話,那絕對是恐怖的,現在居然一下子出現九只不死鳥,那就越發可怕。

    在一些人看來,這是絕世篇章,是小無敵的畫卷。

    同一時間,魏麟在觀想,自身在化作不死鳥,依舊是神禽,向著楚風撲殺。

    無論是昆侖附近,還是星空中,各方人馬都驚呼,這個魏麟不愧是西林族神子,這些手段都很逆天。

    他殺向楚風,這一次希望在一剎那間絕殺!

    可惜,他失望了,楚風毫無保留,展現出自己的無敵畫卷,不再藏著掖著,哪怕提前被西林族的圣人魏恒知曉又如何,將來若是原獸平臺上決戰,他依舊無懼。

    同一時間,楚風也在運轉盜引呼吸法,更是在動用共振術,將自己一切的殺手锏全都施展了出來。

    噗!

    當碰撞在一起后,讓所與人都震顫,觀想層次的西林族神子魏麟大叫,他的畫卷破爛了,他觀想的不死鳥被打的龜裂,鮮血淋淋。

    吼!

    魏麟發出一聲咆哮,很果斷,沖天而起,向著遠方遁走,他內心驚悚,因為他知道不敵楚風,再敢碰撞下去,他必死無疑。

    “發生了什么?那是什么畫卷,為什么看不真切!”許多人怪叫。

    “天啊,楚風橫擊魏麟,將他打的飛了起來,讓金色大日九凰圖都碎裂了?!”

    一剎那,引發了山崩海嘯般的大叫聲,無論是昆侖,還是星空中,各方人馬都被震住。

    原獸平臺,第一時間喧沸。

    西林族神子敗了?!人們簡直不敢相信,魏麟動用自己的無敵畫卷,并觀想出真凰,可是,卻被楚風一擊破滅所有殺手锏,逃亡而去。

    那可是西林族的神子,他在灑血逃命?!

    “不可能!”魏璇驚叫,面色慘白,而她身邊的那些西林族天才更是面無血色,他們這一代人中的最強者都敗了,被一個逍遙境界的人追殺,這顛覆他們的認知,打碎他們心中的某些驕傲的信念。

    “哪里逃!”

    楚風大喝,一路追殺下去。

    兩人一逃一追,從西部地域一直殺到東部區域,最后闖入杭州的西湖。

    “啊……”魏麟咆哮,奮力決戰,可是血雨紛飛,真的不敵。

    這一刻,域外西林族大本營,所有人都在觀看直播,有老輩強者面色陰沉無比,至于中青代都受不了,怒吼起來。

    西湖水在動蕩,這一戰,讓西林族震怒,感覺被打破了身上的無敵神環。

    西湖的水,西林族的淚,這簡直讓他們難以接受,純血正統掌握諸般傳承,怎么不敵那個土著?!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快乐十分胆拖怎么算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