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墟- 第二百零一章 神使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辰東 書名:圣墟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nzmwtn.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另一片世界的氣息,域外生靈?!

    楚風暗持金剛琢,隨時準備打出去。

    而東北虎這個掙斷六道枷鎖的強者也十分忌憚,銅鈴大眼綠光幽幽,繃緊斑斕軀體,做好戰斗準備。

    迷霧中,一個身材挺拔的男子身上有金屬光澤,一步一步走來,非常鎮定,他有一頭銀色長發,如同絢爛的光焰。

    隨著他邁步,霧靄散開不少,露出他的真身。

    他身穿烏金甲胄,不是古代沉重的盔甲,而是很薄的一層,如同金屬衣服,看起來英武而氣質超凡脫俗。

    這個人很年輕,二十幾歲的樣子,身上的戰衣流動烏光,一頭齊腰長發銀光燦爛,眸子開闔間神光點點。

    “我叫亞曼。”銀發年輕人自我介紹,臉上掛著笑,看起來很平和,說的是東方的話語,字正腔圓。

    亞曼很英俊,面孔如象牙般白皙,并且有晶瑩的光澤,他額頭飽滿,鼻梁高挺,眼睛碧藍,氣質十分不凡。

    黃牛盯著他手中的一件器物,一臉鄭重之色,那是一盞燈,通體銀白,可在里面卻跳動著黑色的火焰。

    “猜測有誤,不是這個人來自異域,而是那盞燈不屬于此界,非常危險!”黃牛暗中以神精傳音告知幾人。

    楚風眼皮直跳,一盞燈而已,竟讓他生出不安的感覺。

    東北虎銅鈴大眼露出兇光,仔細感應后,他對這個年輕人無懼,但卻對這盞銀燈非常忌憚,總覺得很恐怖。

    “我遵神諭,來到東方大地上,想跟東方的強者談一談。”亞曼說道,他臉上的笑意很濃,看得出心中底氣十足,有種內斂的自負。

    “想談什么?”楚風蹙眉問道,這個人居然提到神諭,到底什么來頭?

    “這件事只能跟東方的絕世強者談,請幾位引薦。”亞曼面色平和,禮貌而客氣,但也有種明顯的距離感。

    大黑牛心中不舒服,因為這個銀發男子雖然很客氣,帶著溫和的笑容,但其實隱藏著一種傲慢,細心的話可以感受到。

    亞曼非要跟絕世強者談,難道他們幾人連知道的資格都沒有嗎?

    大黑牛不滿,道:“什么神?我從不迷信,只相信進化!”

    “不得瀆神,這是錯誤的!”亞曼白皙而晶瑩的面孔上笑意斂去,一頭銀色長發很燦爛也很盛烈。

    黃牛阻止了大黑牛,向前走去,問道:“你說的神沒有出現在這個世界,他在洪荒大山中?”

    黃牛現在是一副小男孩的模樣,金色長發柔順,看起來人畜無害,笑容很甜,他在注意觀察這個人的神色。

    事實上,楚風他們也很關注,盯著亞曼。

    亞曼臉上神色不變,始終帶著笑,但是黃牛與楚風憑著神覺都察覺到他眼底最深處有一絲波瀾。

    “神,已經來了,隨時會出現,你們想瞻仰神跡嗎?不久后就能見到。”

    “是嗎,這么說來,他現在還降臨不了?”楚風問道。

    “神,不容置疑,他會出現,這樣談論是對神明的不敬。”亞曼神色嚴肅,語氣加重,目光湛湛,掃視幾人。

    楚風與黃牛心中有數,這個所謂的神一時間還過不來,應該還在洪荒大山中,跟那些巨獸一樣,不敢輕易跨界。

    黃牛第一個進入這片世界,深知想要邁出那一步有多么艱難,動輒就要焚燒成灰燼,形神俱滅。

    大黑牛也立刻明白怎么回事,眼中露出不屑,一個不敢輕易踏足這一界的生靈,也敢妄稱為神?

    而眼前這個人帶著所謂的神的兵器——銀燈,居然張口就要跟東方的絕世高手交談,真的以為自己是神使?

    不過,黃牛沒敢大意,這個銀發男子已經掙斷三道枷鎖,可見他背后的人有多么的不凡,還沒有真正跨界過來呢,就已經有這樣的手下。

    那盞銀燈屬于另一個世界,擁有恐怖威能,需要嚴肅對待!

    亞曼神色平和,他自然知道幾人在探究,但是他無所謂,根本就不放在心上,因為有實力便可以俯視一切。

    “你說,要見東方的絕世高手有事交談,可以跟我們說。”東北虎開口,它稍微放松下來,既然不是異域的生物降臨,這個神使只憑一件兵器不見得能奈何他。

    “你們?”亞曼露出詫異之色,雖然笑容不減,但是那一閃而過的傲慢之色還是被幾人捕捉到。

    他掛著溫和的笑容,道:“對不起,這件事你們做不了主,只能與東方的絕世強者談。”

    大黑牛火大,這個銀發男子越是禮貌與笑容燦爛越是讓他不舒服,那隱藏著的輕蔑讓他很不爽。

    東北虎更惱怒,它在大興安嶺與西伯利亞稱王稱霸慣了,今日居然被一個年輕人小覷,頓時瞪起虎目,不怒而威。

    “本王掙斷六道枷鎖,依舊沒有資格知道這件事?”

    “哦,失敬,原來是一位頂級王者,告訴你倒也無妨。”亞曼雖然說失敬,但其實神色很平靜,顯然不怕絕世強者。

    因為,他自信身上的銀燈可以壓制世間的那些大高手,無需對這頭虎王敬畏。

    “神希望你們放過席勒。”亞曼告知。

    只有簡單的一句話,他并沒有多說,這就是他遠走東方,欲見絕世高手所要交談的事。

    大黑牛冷笑,哪來的神,你一句話就想放過席勒,不知道那個狼子野心的騎士曾經的瘋狂舉動嗎?

    但他沒有說出口,因為黃牛不讓他發作。

    楚風神色一凝,席勒是那個所謂的神的手下?那麻煩有些大了,可以感覺到那個神的實力應該不弱!

    “你說的真輕巧!”東北虎冷笑道,神色不善。

    “神也認為席勒魯莽了,這次是他的不對,請東方的各位強者寬恕,給他一個機會。”亞曼抬出那個神的觀點,在這里幫席勒求情,雖然很禮貌,但其實沒什么誠意,心底的傲慢已然流露出。

    “對不起,你自己去和其他東方強者說吧。”大黑牛忍不住開口,因為,他從來就是一個暴脾氣,對這個人看不過眼。

    現在他已經算是克制了,不愿輕易跟所謂的神之一脈結敵。

    “是嗎,我會去的!”亞曼說道。

    “我很好奇,你們的神存在歲月多么久遠了,是否還青春永駐。”黃牛問道。

    “自然青春永駐!”亞曼點頭,并且輕輕催動銀燈,頓時有一道朦朧的虛影浮現,這是一個男子。

    “嗯?”

    幾人驚訝,都露出異色。

    銀燈上浮現的男子,是一個東方人,而且很年輕,穿著古代的服飾,繚繞著黑色的火焰。

    亞曼在震懾,銀燈被催動后,散發出很恐怖的能量波動,有非常懾人的威壓。

    東北虎忌憚,瞳孔收縮。

    “好了,你去尋東方的絕世高手吧,我們不順路。”黃牛說道。

    說完這些話,他與楚風便拉著大黑牛還有虎王直接離開,踏出迷霧區,向著昆侖山方向步行而去。

    亞曼看著他們的背影,臉上的溫和笑容消失,眼中只剩下冷傲與不屑,一頭黑色的禽王飛來,他一躍而上,不再這里駐足,向著昆侖山方向而去。

    超越楚風、黃牛他們幾人時,他輕蔑地向下看了一眼,沒有開口,極速消失在天際。

    “這是一個很自負與驕傲的人。”楚風說道。

    “那個所謂的神到底什么情況?”東北虎很在意,它如今可以在這片天地中稱王稱霸,而今突然有神要降臨,舒心的好日子多半要到頭了。

    “我想那個神的實力不會高的離譜。”楚風說道。

    黃牛道:“沒錯,他將自己的兵器給了亞曼,卻沒有給席勒,足以說明問題,這是心存忌憚,怕席勒手持兵器后會超過他。”

    “有道理!”大黑牛點頭。

    “能不能截殺那個所謂的神使,將那件兵器搶過來?”東北虎說道,銅鈴大眼發光,它可不是什么善茬兒。

    “別輕舉妄動。”黃牛猜測,這件兵器有些棘手,里面的黑色火焰可能是太陰火精,威力無窮。

    要知道,現在有生物哪怕動用少許太陽火精就能燒傷王級生物,跟它對立的太陰火精自然也極其可怕。

    而且,黃牛猜測所謂的神只是某一個道統的年輕弟子而已,他有理由相信。

    “剛才那盞銀燈上的虛影,穿著古代服飾,很像是一個東方年輕人。”楚風道。

    “我猜測,他可能跟太陰古圣地有關,是他們的弟子傳人。”黃牛目光幽幽。

    幾人邊走邊聊,竟推測出很多東西。

    “這片世界看來要起波瀾了,那些道統的神子傳人等如果都過來,那就麻煩大了。”東北虎嘬牙花子。

    他覺得那些人來的太早了,他們還沒有準備好,應該屹立在強者之巔才更有底氣,應對天地變局。

    黃牛搖頭,并不是多么擔心,他觀點明確,這些人想踏過來不是那么容易,需要付出生死代價!

    就是那個太陰教的弟子,他現在也只能躲在洪荒大山中,不敢邁出那一步。

    “大世征伐,什么神子,圣子,皇女,盡管來吧,我老黑全包圓了,男的鎮壓,女的嘛,嘿嘿,哈哈,神女,圣女留下!”大黑牛笑的很張狂。

    說完他還跟楚風、東北虎勾肩搭背,一起嘿嘿笑個不停,唯獨將還是孩童身的黃牛排除在外。

    “別教壞小孩子。”就是楚風也這么說道。

    黃牛瞪眼,看著三個無良的家伙。

    隨后,他們一路向著昆侖趕去。黃牛迫不及待的想去找煉兵圣樹幫他鑄造與淬煉一件兵器,因為感覺到壓力。

    “楚風的金剛琢出其不意打出去的話,或許能毀掉那盞銀燈,但我們自身一定要避開那黑色的太陰火精。”

    在路上,黃牛分析。

    他們已經開始計劃“獵神”,以那位神使亞曼的性格來說,不久后說不定就會與他們為敵,而他身后的神或許也會出現。

    回到昆侖后,楚風他們聽到一件大事!

    孔雀王與金烏王在喜馬拉雅山身負重傷,差點將命丟在那里。

    “怎么可能?!”楚風他們有些不敢相信。

    以那兩人的實力去追殺古瑜伽大師梵林,不可能出現意外才對。

    “跟死去的梵林沒關系,他們在大雪山中發現一座古剎,被冰雪覆蓋數千上萬年了,他們帶領大批王者去闖,結果遭遇重創退出。”

    按照參與的人所說,那座古剎雷音震耳,恐怖無邊。

    黃牛的眼睛立時瞪圓了,喃喃道:“不會吧?別告訴我,這世界有完整的大雷音呼吸法,那可是無上傳承啊!”

    很快,它又想到那盞銀燈,道:“所謂的天雷可以勾動地火,這是一場大機緣!”

    “走吧,回頭我們殺過去!”黃牛從來沒有這么激動過,一蹦老高。

    “不行,孔雀王等人都差點死在那里,現在去不是找死嗎?”楚風為他潑冷水。

    “無妨,可以想辦法!”黃牛目光堅毅,可謂百爪撓心。

    就在這時,楚風的通訊器響了,是他的父母,剛一接通,就傳來王靜的吼聲:“臭小子,大戰都結束了,你還不給我回來!”

    楚風心虛,看了一眼周圍,發現所有人都聽到了,正在盯著他,趕緊小聲道:“媽,別喊了。”

    “什么別喊了,立刻,馬上,趕緊給我到家來,天天在外面打打殺殺,像什么話,這次先給我在家結完婚再走!”王靜很彪悍地喊道,因為這一次實在擔心壞了,打定主意,要為楚風張羅親事,早點抱孫子。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快乐十分胆拖怎么算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