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師父很多- 第十三章 起風雷(二合一)

類別:科幻小說 作者:閻ZK 書名:我的師父很多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nzmwtn.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別離于現實世界的青山之上,文士和少年相隔數步而立。

    遠處三人幾乎一般模樣,盯著這個方向。

    鴻落羽像是腹部給人打了一拳,嘴角歪了下,呢喃道:

    “姓贏的,不會是來真的吧?我說,他看上去怎么那么認真,喂喂喂,不是真的在玩真的吧,這個時候撂攤子不干了,這家伙敢更不著調一些嗎?”

    “他不是真的來真的吧?”

    “這個玩笑一點都不好笑,不是真的……”

    “且安靜些。”

    一只沉穩有力的手掌拍在了他的肩膀上,鴻落羽的臉色微微一呆,旋即身子猛地下沉,氣浪滾動,那手掌無意識帶上的沛然巨力直接把他大半個身子給砸進了山石里頭。

    只剩下個脖子和腦袋還露在外面。

    鴻落羽滿臉的呆滯,似乎是不敢相信自己的遭遇,一點一點慢慢低下頭去,看到了近在咫尺的地面,他甚至于嗅得到泥土的輕微腥氣。

    嘴角微微抽搐,抬頭仰視那高大的僧人,破口大罵:

    “臭禿驢我嗶嗶嗶……”

    “你在干什么?!”

    圓慈下意識垂眸去看,臉上浮現驚異之色,道:

    “落羽你怎么鉆到地面里了?”

    “你……”

    鴻落羽幾乎被氣得閉過氣去,圓慈手掌抓在他的衣領上,道:“且稍安勿躁,我現在把你拉出來。”

    旋即稍微用力,像是山下農夫拔蘿卜一樣,把鴻落羽直接抓了出來,身上還帶著些許的碎石泥土。

    鴻落羽氣得咬牙切齒,面色發青,圓慈卻似乎當真未曾注意,一雙眼睛依舊還看著遠處的兩人,左手低垂,手掌上挎著一串清凈菩提佛珠,拇指掐在念珠上。

    鴻落羽曾經和圓慈相處過不短的時間,察覺到這年少成名,曾被江湖盛贊為‘八風吹不動,端坐蓮花臺’的降世明王轉動佛珠的速度卻比尋常還要快上三成。

    吳長青輕撫白須,遲疑道:

    “贏先生應當只是試煉之類?”

    “便像是往常,落羽你和贏先生相處了這般久的時間,應當知道先生秉性,本就是比較麻煩,常常做出那種口是心非的事情,此次……大約也是這樣?”

    “一旦風兒有些危險,定然會忍不住出手。”

    鴻落羽嘆息一聲,呢喃道:

    “就是因為太熟了,才會擔心啊……”

    吳長青微微一怔,在他們三人身后,一身道袍的白發道人輕聲道:“意思是,他此刻并不是在故意刁難。”

    吳長青下意識回身去看。

    一腳踏入道門真人境界的白發道士衣袂微動,飄然似仙,輕聲道:

    “若是這樣不清楚的話,那不若這般解釋。”

    “此時并非是往日那種先生晚輩和和睦睦的交流。”

    “現在站在那里的,是當年引得少林武當,峨眉昆侖,江湖七派聯手商議如何應對的江湖魁首。”

    吳長青面色微變,而鴻落羽則頗為郁悶嘆息一聲,卻不說話,古道人平靜道:

    “而站在那里的,也不是你們的弟子王安風。”

    “那是神武府府主。”

    “江湖中人,世間百姓,大多少年時并不憂怖生死迷障,原因便是在生死之間總也還隔著長輩父母,看不到生死,父母一去,才會直面生老病死的人生大恐怖。”

    “如同蒼茫北冥,孤舟一葉。”

    “江湖風雨同樣如此,安風與江湖中,隔著你我,他就永遠不能夠算是入了江湖。”

    “他總不可能永遠依靠我等。”

    圓慈看著遠處的少年,神色平和,只是喧了一聲佛號。

    鴻落羽咕噥道:

    “知道是知道,有必要逼得這么緊嗎?”

    “一點一點來不是很好?”

    古道人微笑道:

    “他向來如此。”

    “若是在乎,就會一意孤行做些自己覺得必要的事情。”

    吳長青嘆息一聲,道:“雖說并非第一次認識先生,但是這性子果然還真是別扭得厲害。”

    古道人看著遠處。

    文士和少年站在那里,中間不過只是隔了四五步距離。

    兩人盡是一身青衫,只是前面那人氣度閑雅隨意,負手而立,黑發隨意垂在肩膀,盡是儒雅。身后卻是背后負劍,木簪束發,少年英氣。

    衣擺微動。

    恍惚間幾乎要以為同時看到了一人的過去和未來。

    在下江東贏氏……

    耳畔似乎有清朗少年音色。

    白發道人怔然失神。

    鴻落羽咕囔兩聲,突然道:

    “道士你倒是很那姓贏的熟悉。”

    古道人回過神來,頷首微笑道:

    “若非他這個性子,我那姐姐也不會最終和他分道揚鑣,我武當雖為道門,但是自三豐祖師以降,對于門戶之見卻并不是極為在乎。”

    “我那姐姐又是紫霄宮宮主,執掌真武劍,幾位長老武功道法都是一流,對她疼愛,此事本來已經有所轉機。”

    “最后鬧得了那般僵持不下,卻也是因緣在此。”

    鴻落羽一本正經點頭:

    “姓贏的就是沒有挨過打。”

    少林山門之上,王安風的身影緩緩消失不見,只剩下了那一襲青衫負手而立,鴻落羽罵罵咧咧就要往上沖過去,卻被那道士以一道陰陽轉將其牽絆住。

    兩人武功本來相差仿佛,輕功鴻落羽天下獨步,攻殺之術,陰陽流轉,道人卻凌駕于此地眾人之上,此時鴻落羽輕功身法不過隨意施為,自然被攔了下來。

    鴻落羽罵罵咧咧回身去看,白發道人微笑,輕聲道:

    “留他一人呆著罷。”

    鴻落羽皺著眉頭,并不打算就這樣把肚子里的瀉火壓住,卻又聽那道士補充了一句,若是此時過去,少不得被他往天上一扔,當作了泄氣的法子,到時候豈不是虧得大了?

    鴻落羽這才收住了原本的打算,只是似乎還是頗為不爽快,嘴里聲音不停。

    其他人卻只能聽到嗶嗶嗶的聲音。

    古道人收回右手,負手而立,一雙眼睛看著那邊青衫文士的背影,圓慈看了一眼這白發道人,然后單手豎立胸前,作佛祖拈花微笑,道:

    “阿彌陀佛……”

    ………………………

    江南道,要再往北些。

    可中原卻又得往南些的方位。

    薛。

    天下大多數的江湖人,只是知道有這樣一個家族的存在,可是很少人知道這個家族在哪里。

    即便是各種機緣巧合之下知道了,也罕有人敢推門進這千年世家的門檻里面。大多是前數百年間就和這個家族有所牽連關系的江湖世家,宗師散人才能有機會一覽其中真面目。

    山外青山,樓外樓。

    樓下有人飲酒。

    言談提及些許俗氣事,也有人談論到近來有尋到些好久,正要找個時間,給山上的薛家山莊里送去,也不知道,里面大多是些讀書人,為何能夠如此豪飲。

    其中一人喝了口酒,看到路上有一名白衣女子走過,模樣生得平平淡淡,卻又似乎有些不那么平淡的氣質,也實在說不明白,只是看了一眼就要讓人忘不掉了。

    喝酒的青年不知為何,下意識就收回了視線,等再想要去看的時候,已經看不到那人的模樣,一臉的悵然若失,看了看杯子里的酒液,只當自己是喝得有些腦脹,一時間看差了。

    旁邊有人勸酒,便也連連仰脖飲酒。

    穿白衣女子漫步向前,仿佛玩賞此地風光,速度卻絲毫不滿,只是幾步走出,便有數十丈距離,顯然是道門咫尺天涯的輕功路子。

    如今道門中會這種法門的也不多,全部都是胡子胡須一片白的老頭子,看這女子,卻最多不過雙十年華。

    大片青山連綿。

    山上青石探出一尺,仿佛仙人右手平伸,青石上一名年輕公子閑散坐著,衣擺搭在青石上,一手撐在了青石上,右手握著酒囊,看一眼山河風月下酒,旋即大口飲酒。

    黑發如墨。

    以紅色綢緞系好。

    眉眼清朗大氣,仿佛正與天地山川坐而對飲。

    復又飲了一口酒,突然笑道:

    “外人能夠尋到這個好地方的,當真罕見。”

    “姑娘好眼光。”

    在其身后站著一名年輕女子,穿一身白衣,右手手腕處有棱形墨家機關,神色淺淡平和,面容淡得像是天邊云或者自山川中間流淌過去的溪水。

    那公子言談頗為和善,也豪氣。

    白衣女子卻并不加以理會。

    自此處山上再往南方去看,隱隱約約能夠看得到一座山莊,碑石林立,像是個讀書人在的書院,但是她卻知道,再往里面些,穿過龍首,龍尾三處陣法,才能進到真正的山莊內部。

    這陣法相當龐大精密,比起道門‘三千白鶴起舞長空’的陣法不逞多讓,天底下不知道有多少富甲一方的豪商想要砸金銀財物砸出一個千年富貴出來,卻始終不能夠如愿。

    天下只有三個地方能有如此等級的防備。

    這一處自是其中之一。

    皇帝性命換來的,當然要值得這個價錢。

    女子看著遠處山川起伏,輕聲道:

    “怒卷天下城,手挽回天功。”

    “暗中三耳走鬼功,百日淬匕一日窮。”

    那穿一身青衣的公子耳力約莫是很好,隔著有些遠也能聽得清楚,撫掌輕贊,笑道:

    “詩詞寫得好。”

    白衣女子淡淡道:“只是詩詞好?”

    自斟自飲亦或者正在邀山同醉的公子笑道:

    “你既然吟詩,那我自然是說詩句好。”

    “你若是孤身過來,我便說你氣度好,若是帶酒過來,便說你酒量好,天下間很多事情本就是好的。”

    白衣女子皺眉,道:

    “即便我要殺你?”

    那年輕公子不以為意,指了指青山外建筑,道:

    “我雖然能出來喝些酒,可是卻不能夠離開那邊太遠。”

    一路行來,神色淺淡的女子眉頭終于緊緊皺起來,看著眼前這和記錄中生得一般無二模樣,卻似乎并不那么好戰的年輕公子,道:

    “你果真是薛霜?”

    已經得享年輕一輩中武功第一天賦第一才情第一名聲十數年的薛琴霜點了點頭,然后提起了手中酒囊飲一口,示意般舉了舉,笑吟吟道:

    “要喝酒嗎?”

    “天下第一莊中有位嗜酒如命的前輩,釀酒本事天下第一,喝酒的本事也是天下第一,合該入你天下第一莊中,你自然不會不能喝酒罷?”

    薛家雖然不入四大世家之中,實際淵源底蘊卻絲毫不差,對方能夠一眼認得出她,她自然也不會不認得眼前這神色平淡的女子,雖說過去未曾照面,卻早已經聽聞許久。

    司寇聽楓。

    同時蒙受天下第一莊四位莊主傳授武功。

    天下第一莊莊主曾經醉酒嘆息,有弟子如此,能夠保他天下第一莊基業百年。

    司寇聽楓皺了皺眉。

    一路走來,戰意暗藏,本欲直接取來那同輩無敵的風采名聲,可是卻沒有想到眼前所見的薛霜卻沒有了過去那嗜戰如命的桀驁鋒芒,反倒是頗為和善,讓她積蓄的氣勢有些潰散。

    仿佛一柄劍找到了劍鞘,鋒芒全部暗藏。

    薛琴霜甩了甩酒囊,司寇聽楓右手微張,一股勁氣將這酒囊抓來,一仰脖,酒液晶瑩剔透,豪飲入喉,頃刻間飲盡了囊種美酒,神色卻依舊淺淡。

    隨手將酒囊重新扔回給薛琴霜,淡聲道:

    “同輩第一大名,早已聽聞。”

    “今日來取。”

    右手一震,那棱形墨家機關變化,化作一柄長槍般兵刃,破空筆直前刺,薛琴霜卻絲毫不動,那長槍在其面前三寸處停下,司寇聽楓皺眉,道:

    “為何不出手?”

    薛琴霜晃了晃那酒囊,發現這位直來直去的司寇聽楓確實半點不懂得客氣,大半囊美酒沒有剩下哪怕一滴,聽到司寇聽楓問題,卻搖頭道:

    “抱歉。”

    “我與一人有約,要盡快去找他,不宜動武。”

    司寇聽楓淡淡道:

    “同輩第一名望在你身上。”

    “今日沒有我,也會有旁人來尋你。”

    “何必拒戰。”

    薛琴霜毫無留戀,微笑道:

    “那今日起,便是你的了。”

    司寇聽楓眉頭皺起,總也平淡無波的心境里似乎終于有了些惱火,一路數千里行來,只為了和其交手,引以為是平生勁敵,卻沒曾想是這樣的遭遇。

    她知道眼前的薛霜那名頭是如何得來,所以對她如此輕易就放棄掉便不理解,過去如此執著追尋,此時卻棄之如同草芥,心中不喜,聲音漸漸有些冰冷,道:

    “不戰而退,如何稱得上武者?”

    薛琴霜輕輕一笑,臉頰邊有梨渦,道:

    “還請包涵,今日之錯在我,若不嫌棄,不妨入莊中一敘,薛家中有許多習武弟子,若是想要和薛家武功交手,不必非要尋我。”

    司寇聽楓卻只是冷然道:

    “不必叨擾,道不同不相與為謀。”

    “你既不愿交手,在下也不強迫。”

    “告辭。”

    薛琴霜對其冷聲不以為意,起身相送,似乎無意間問道:“司寇姑娘出身于天下第一莊中,想來知道天下江湖事,不知道可曾聽過一人名叫王安風的少年,而今如何?”

    司寇聽楓漠然道:

    “王安風?”

    薛琴霜微笑解釋道:“他是我下山游歷時候遇到的好友,已經數月不曾有音信,我此在山莊中禁地閉關,輕易不得出去,是以不知道外面消息。”

    司寇聽楓皺眉,想到薛家的規矩,本來不愿多言,可是方才無論如何喝去了薛霜一囊好酒,還是勉強道:

    “聽過。”

    “扶風藏書守,近日在丹陽郡中,遭逢大難,當日曾經有過超過三位宗師出現,一位大宗師,藏書守背后宗師似被劍圣裴丹鼎擊敗,再難以出手。”

    薛琴霜面上笑意收斂,沉默了下,輕聲道:

    “他現在何處?”

    司寇聽楓皺眉,看到薛琴霜模樣,心思轉動,自然猜得出來令薛霜不和自己交手的那個約定是和這個藏書守有關聯,當下聲音冰冷,道:

    “我憑何要告訴你?”

    “今日之后,同輩第一之名不在你身。”

    “天下皆知道,薛家十三縱橫同輩十年,不戰而敗。”

    轉身即走。

    薛琴霜立在原地。

    向前一步。

    怒卷天下城,手挽回天功。

    暗中三耳走鬼功,百日淬匕一日窮。

    平地之上,寒芒乍起!

    PS:今日二合一奉上…………四千七百字

    


快乐十分胆拖怎么算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