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仙兵- 第43章 陰謀被破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南征猛將 書名:至尊仙兵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nzmwtn.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高手之間的過招,往往在一招間隙決定生死,而這間隙,就是勝敗的關鍵!

    所以,真正的高手,從不會在乎招式的外表有多么華麗,相反,他們更在乎的是招式的實用性,以及配合爆發力所能達到的最恐怖殺傷力!

    作為千年級別的人魂類魂守,莫非身體里的怪老頭,早已掌握了一個真正的高手應有的戰斗素養!

    莫非,現在的實力,只是武尊級別,而且還是沒有魂守的魂力支撐,所以,面對武圣級別的馮全,他根本不可能在爆發力上占據任何優勢!

    那么,莫非唯一的機會,就只能是找到能夠決定馮全生死的間隙,用盡他的全力,讓馮全面對生死的威脅,就已經算是莫非的勝利!

    所以,面對莫非的急躁和催促,這怪老頭依舊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樣子道:

    “別急,快了!這小子也在等,他在等你舅舅全心輸出魂力,無暇應對的間隙動手,而這也是你的機會!”

    就在這時,莫非的那雙赤瞳,清楚的看到,馮全手中的那根蜂尾毒針魂器,竟然開始有些躁動,仿佛那暗灰色的魂力,讓這根蜂尾毒針法器隨時處于爆發的邊緣!

    于此同時,馮全丹田內的魂力,似乎開始穩定下來,不再如牛飲水般的從他的百年灰蛇魂守身上汲取!

    這意味著,他現在只需要用穩定的魂力,用以保證祭控魂器!

    另一方面,在為石堅不斷輸送魂力的劉猛,此時額頭也呈現出密密麻麻的汗珠,這些豆大的汗珠,順著他那棱角分明的臉蛋輪廓滴滴滾落!

    很顯然,劉猛是在竭盡全力,不留余力的為石堅抗衡他毒蝎魂守的侵蝕!

    要知道,劉猛的魂守已經能夠以實體呈現,這也足以證明,他的黑熊魂守,早已磨去了獸魂類魂守天生的獸性!

    而猛本身性格剛直,所以他分化出來的黑熊魂守實體,也隨他的性格般剛直,這自然讓黑熊的魂力充斥著正義和陽光,正好抵御毒蝎魂守的陰暗之力!

    雖然劉猛的黑熊魂守是千年級別修為,可是石堅的毒蝎魂守也是千年級別,所以,只是不到五分鐘的時間,劉猛就已經感覺有些體力不支,就連一個戰士本應有的警惕性,也隨著體力的消耗而漸漸削減,甚至趨于喪失!

    這,對于馮全來說,正是他出手偷襲的好機會,再加上劉猛現在本身的魂力大減,他只需要祭起蜂尾毒針,這一擊,足以讓劉猛斃命,就算僥幸不死,也將會徹底成為廢人!

    “就是這個時候!”

    馮全望著劉猛的臉上露出艱難之色,而石堅的臉色,相較于之前,卻好了很多,而這,正好馮全出手的最佳時機!

    因為這個時候的石堅,和自己毒蝎魂守的戰斗,趨于持平狀態,即便沒有劉猛,也不過就是時間的問題,而這個時候,對于劉猛來說,正是他幫助時間驅趕毒蝎魂守吞噬的小勝之際!

    所以,劉猛一定會乘勝追擊,再次加大魂力輸出,幫石堅一舉戰勝毒蝎魂守的吞噬,只要他全心全意加大魂力輸出,那么,即便馮全的這一針被發現,劉猛也絕對不會就此躲開!

    因為只要他閃躲,就意味著,對石堅的所有付出,全部白費,而石堅,也會因此徹底淪為毒蝎魂守的奴隸!

    而這蜂尾毒針魂器,在擊中敵人之后,并不會立即發作,而是隨著敵人魂力的削弱,此消彼長,當劉猛的魂力趨于最虛弱的狀態,也正是蜂尾毒針發揮最大破壞力的時候!

    這,就是為何莫非體內的怪老頭為何會對這蜂尾毒針魂器感興趣的原因,也正是因為蜂尾毒針的恐怖和無恥,他才說馮全是個陰險小人!

    “嗡嗡……”

    就在這時,被馮全踩在腳下的莫非,清楚的聽到馮全手中的那根蜂尾毒針發出的轟鳴聲,就像是有一只黃蜂在自己的耳邊嘶鳴叫囂,仿佛在發出即將沖鋒的號角!

    莫非望著那根細如牛毛般的蜂尾毒針魂器,他仿佛能夠感受到這魂器上產來的陰森魂力,帶著令人刺痛般的毒氣,似乎將魂器周圍的虛空都震蕩得快要扭曲一般!

    “喂,臭小子,你發什么呆,就現在,踢他的丹田,用盡你吃奶的力氣,狠狠的踢,再晚半秒,你舅舅真得歸西了!”

    聽到身體里怪老頭的提醒,莫非立即暗運形意氣勁,右腿也跟著氣勁緩緩屈收,那死死頂著地面的右腳腳跟,竟然在運氣的瞬間,如鐵犁一般,在地面拉開一條深深的溝壑!

    五行出水,一氣灌之,動若金槍!

    “破!”

    隨著莫非心中一聲怒喝,那運足了五行形意勁氣的右腳,對準著馮全的丹田,猶如一把飛刺而出的金槍,狠狠的踹了出去!

    “砰……”

    原本踩著莫非的馮全,突然感覺自己的身體不自覺的向后一拱,緊接著,他的耳邊清楚的傳來一聲猛烈的撞擊聲,伴隨著這猛烈的撞擊聲,他感覺自己的小腹像是被一把利刃狠狠的扎透一般!

    那一瞬間,他感覺自己的身軀和魂守徹底失去了聯系,那原本延綿不絕的供給著蜂尾毒針魂器的魂力,竟然在一瞬間像是干涸了一般!

    馮全根本來不及查看自己的小腹傷勢,他的雙目,驚恐的盯著自己手中的蜂尾毒針魂器,因為他很清楚,沒了魂力祭控的魂器,因為之前魂力的滋潤,此時就像是一頭蘇醒的猛獸,隨時可能對施祭著反噬!

    而此時,他手中那根發出如黃蜂般自鳴的蜂尾毒針魂器,竟然在瞬間調轉,鋒利的針芒,就像是一條露著獠牙的毒蛇一般,虎視眈眈的望著馮全,仿佛隨時會將眼前的獵物一口吞下!

    那一瞬間,馮全的額頭冒起了細密的冷汗,也許是憤怒,也許是驚恐,但是可以肯定,絕對不是因為莫非的那一腳!

    要知道,他手中的這根蜂尾毒針,是百年黃蜂的生魂煉化而成,而煉化這百年黃蜂的人,并不是馮全自己!

    而每一把魂器,都具有一定的靈性,雖然馮全已經奪舍了這蜂尾毒針魂器的掌控權,但是,作為魂器本身,卻并不認同馮全作為他的主人!

    所以,莫非的這一腳,可以說是為蜂尾毒針創造了擺脫束縛的機會!

    “你個小叛賊,老子早晚讓你不得好死!”

    馮全冷冷的朝著莫非低喝了一聲,那踩著莫非脖子的右腳猛地一勾莫非的下巴,直接將莫非狠狠的踢出了兩米之外!

    “咔嚓……”

    當莫非滾出去的瞬間,他清楚的聽到自己的下顎傳來一聲骨骼摩擦的聲音,他嘗試著活動了一下下巴,發現自己的下顎被馮全的這一腳給直接踢了回去!

    而馮全對莫非的突然爆踢,也吸引了圍觀者的注意,眾人的目光再次朝著馮全聚集了過來!

    只見馮全右手微托著手中的蜂尾毒針,左手做虛掌勢,迅速凝聚被莫非踢散的魂力,企圖再次奪舍蜂尾毒針的祭控權!

    “那是……那是魂器……”

    終于,人群中有人認出了馮全手里的東西,雖然他們并不知道這究竟是什么魂器,但是現在這個時候,馮全祭出魂器,卻讓他們有些意外!

    “馮處長現在祭出魂器干什么?對付那個小瘋子?沒必要吧?”

    “不對不對,他難道是擔心石堅走火入魔,用來對付石堅的?”

    “扯淡,有暴熊教官在,石堅怎么可能那么輕易就廢了……難道……”

    隨著這個學員的質疑聲,眾人的目光不自覺的朝著劉猛望去,因為在場,能夠讓石堅祭起魂器的敵人,除了劉猛和石堅之外,他們想不到第三個!

    而石堅此時走火入魔,被劉猛控制著,那么馮全的目標,用腳指頭想想也只是是誰!

    可現在的劉猛和石堅,完全處于毫無反抗能力的地步,這個時候,馮全祭出魂器,這無疑就是背后下黑手的小人行徑!

    在場的學員們,自然知道馮全的為人,可礙于馮全是警衛司務處的處長,平時學校所有學員的行為規范,都受到馮全的限制,所以,當其中一個學員說到一半的時候,大家自然都明白了過來!

    但是,他們卻都是看破不說破,不想為自己在預備役軍校今后的日子找麻煩!

    不過,所有人望向馮全的眼神,卻讓馮全有一種如芒在背的感覺,那種陰森的鄙夷,竟然讓馮全這樣的小人,都有些惴惴不安,尤其是劉猛,也意識到自己剛剛在閻王殿前溜達了一圈,自然加快了對石堅的幫助!

    這就意味著,劉猛和馮全,此刻就是在時間上的競爭!

    馮全如果在未完全祭控蜂尾毒針前松手,那么迎接他的,就是魂器反噬,如果奪舍魂器祭控權的時間晚于劉猛,那他的命,就掌握在了劉猛的手中!

    同樣,如果劉猛現在松手,但那意味著,石堅徹底廢了,作為教官,作為軍人,劉猛骨子里的正直和忠誠,驅使他絕對不會做出這樣自私的行為,而如果他幫助石堅恢復的速度晚于馮全,這意味著,不僅僅是他,甚至連石堅,都有可能一起喪命!

    所以,兩人都立即閉幕凝神,開始了一場時間的爭奪賽!


快乐十分胆拖怎么算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