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禍害江湖- 第885章 交易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九連華 書名:重生之禍害江湖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nzmwtn.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這是一座十分不起眼的小院子,無論誰路過這里,都不會過多的注意,可外人不知道的是,就是這處看起來不起眼的院子,卻是七海盟設立在豐州府城的分舵駐地。

    在院子地下,秘密建有一個密室,此時密室之內,正有十幾人聚集在這里,這些人都是豐州分舵的高層,坐在上首位置的,正是舵主鬼斧老人。

    鬼斧老人年約六旬,身形十分干瘦,仿佛被風一吹就會跌倒似的,不過這些都是假象而已,鬼斧老人可是名聲在外的大魔頭,早在七海盟還沒有崛起之時,這老家伙便已經闖出偌大的名頭了,幾年沒有他的消息,沒有想到這老頭竟然秘密加入了七海盟,倒是出人預料。

    鬼斧老人在得到楊林抵達豐州的消息之后,立即知道大事不好,說起來如今的豐州也算是楊林的老巢,他們這些外來人前來這里侵占地盤,根本就是在侵奪楊林的利益,此事一旦被楊林知道,雙方注定會成為敵對關系,所以由不得鬼斧老人不鄭重對待。

    掃了一眼在場的眾人,鬼斧老人沉聲道:事情你們也清楚了,在這里緊要關頭,楊林卻剛好回來了,大家說說,我們應該怎么應對。

    聽到這里,場面先是安靜了一瞬,而后一人站出來提議道:“舵主,其實沒有什么好說的,我們想要在豐州獲得利益,就注定會跟當地的勢力交惡,面對楊林和他的柳葉山莊,我們也只有一戰而已了。”

    這時候,有人開口反駁道:“話不能這么說,以我之見,我們其實不必去跟楊林硬碰硬,大可用懷柔的手段嘛,豐州那么大,我們不必去侵占楊林的地盤,先把其余地區占有以后再說其他。”

    鬼斧老人聽得連連點頭,楊林近年來威名實在太盛了,即便是鬼斧老人也不想跟這種猛人敵對,要是可以,他真的想與楊林和平共處,畢竟豐州那么大,完全能夠容得下他們兩方勢力。

    不過這個念頭卻被一名屬下接下來的話給破滅了,只見一名模樣精明的男子開口說道:“現在才想著跟楊林和平共處,已經太晚了,要知道我們之前一個疏忽,導致跟楊林的人起了不小的沖突,還殺上他們不少人,楊林向來有仇必報,若是被他知道此事,十有八九會前來報復。”

    聽到這話,鬼斧老人心里一沉,因為這件事情他還不知道,此時聽到這個壞消息,鬼斧老人差一點沒忍住,想要當場罵娘。

    鬼斧老人陰冷的掃了眾人一眼,然后大聲質問道:你們是怎么辦事的,為何會跟楊林的人起沖突,到底是誰做下的糊涂事。

    剛才說話的男子喊冤道:舵主,此事也怪不得我們,這段時間以來,我們七海盟的勢力擴張的太快了,新投靠的人員多不勝數,很多人初來乍到,立功心切,所以自作主張的前去楊林的地盤搗亂,試圖想要打下一片地盤,立下大功,結果功勞沒有立下,自己到反而搭進去了,我已經約束好部眾,沒有再讓他們亂來。

    鬼斧老人臉色發黑,竟然發生了這種事情,這不是給他貼亂嗎,現在好了,一旦被楊林得知這件事情,雙方的關系定然會惡劣無比,到時候開戰在所難免。

    而且鬼斧老人最擔心的,是害怕楊林會和袁歸山那個老匹夫聯合在一起,一旦他們雙方合作,那么事情可就壞透了,七海盟這邊分分鐘會不敵。

    越想越不妙,鬼斧老人終于坐不住了,他直接站了起來,然后沉聲說道:“我們不能那么被動,必須主動出擊才行,我要親自去見楊林一面,跟他好好解釋一下。”

    鬼斧老人也是雷厲風行,既然已經做下決定,就不會拖拖拉拉,他帶著一些心腹手下,直向大福客棧所在的位置行去。

    而此時的大福客棧之內,楊林才剛剛吃飽,正吩咐店小二準備熱水,打算美美的洗個熱水澡,可惜沒等熱水弄好,就聽見手下前來稟報,說州牧袁歸山麾下的人前來拜見。

    楊林雖然有些意外,倒也沒有拒之門外,吩咐手下把人帶進來。

    片刻后,伍曇便走進房中,笑著見禮道:“在下伍曇,見過楊公子。”

    楊林的視線落在伍曇的身上,接著不由暗暗點頭,這伍曇倒也識趣,并沒有在楊林面前擺官威,而是以江湖人的身份和楊林相交,如此知情識趣,倒是讓楊林對他的感官好上不少。

    楊林落戶豐州也有好長一段日子了,對于州牧袁歸山和他麾下一眾文臣武將的資料,自然了解的十分清楚,所以對于伍曇這個袁歸山麾下第一文臣,楊林一點也不陌生,深知此人很難纏,絕不是易于之輩。

    心里閃過諸多念頭,楊林面上卻絲毫沒有表露出來,他笑瞇瞇的道:“真是稀客啊,今天吹的到底是什么風,竟然把伍大人你給吹來了,真是令人驚訝啊。”

    伍曇擺手道:“楊公子見笑了,在你面前,我怎么敢自稱大人呢,你直呼我名字就行了。”

    楊林笑的很燦爛,我耐著性子跟伍曇交談起來,不多時,等下人上完茶后,楊林才問道:“伍兄,你有什么事情就直說吧,別在拐彎抹角了。”

    伍曇聞言,神情變得很嚴肅,他沉聲道:“實不相瞞,這次我來,最主要的目的是我家州牧想與楊公子結盟。”

    楊林眉頭一挑,慢悠悠的拿起茶水喝了一口,然后才說道:“哦,伍兄此言何意,袁州牧難道是遇到什么麻煩不成。”

    伍曇苦笑道:“不瞞楊公子,這段時間以來,我家州牧的日子并不好過,而罪魁禍首就是七海盟那幫魔道妖人。”

    接下來,伍曇把這段時間七海盟在豐州的所作所為給一一道出,而等楊林聽完以后,也是十分吃驚,特別是在聽到就連自己的地盤也被殃及池魚之時,臉色更是變得十分難看。

    伍曇小心翼翼的觀看楊林的臉色,見自己添油加醋的話語有了效果,不由暗暗一喜,連忙趁熱打鐵的繼續說道:“七海盟在我們豐州可謂橫行霸道,一副要一統豐州的架勢,所以楊公子,我們不能在坐以待斃了,必須聯合起來對付他們。”

    楊林沒有說話,他皺眉想了一會兒,然后才道:“伍兄,袁州牧在豐州經營多年,勢力也不算弱小,再怎么樣也不應該會讓七海盟這個過江龍給壓制住吧,你是不是沒有跟我說實話。”

    楊林有這種疑惑確實人之常情,要知道一州之地的州牧乃是土皇帝一般的存在,所掌握的權利可不小,要是全力以赴的話,在楊林想來,即便不是七海盟的對手,也不應該會那么狼狽才是,要知道,七海盟在豐州這里的分舵才創建不久,實力雖然不弱,可也不是很強,只能算中等,憑袁歸山麾下的實力,不應該會被壓制得那么慘。

    伍曇此時一臉的古怪,因為袁歸山之所以會被七海盟壓制的那么慘,完完全全是拜楊林所賜,要不是楊林在豐州之內不停的霸占地盤,導致袁歸山手中的權柄越來越弱,袁歸山也不會被七海盟欺負的那么慘了,現在楊林還一副沒事人的模樣來質問他們,頓時間卻讓伍曇有一種破口大罵的沖動。

    深深吸了幾口大氣,伍曇強迫自己冷靜下來,為了打消楊林的疑惑,伍曇不得不小心翼翼的點出楊林曾經的所作所為。

    而等楊林聽后,頓時恍然了,很罕見的,楊林也感覺有點不好意思了,他打了個哈哈,掩飾自己尷尬的神情,然后話鋒一轉,沉聲說道:事情的來龍去脈我已經明白了,至于結盟一事卻是不可操之過急,事關重大,我必須要好好考慮一番才行。

    聽到這話,伍曇急了,如今情況危急,時間拖延的越久,就對他們越不利,因此伍曇連忙許若道:楊公子,這次結盟,我們懷有很大的誠意,只要你肯答應結盟,那么等擊退七海盟之后,我家州牧大人愿意將豐州三分之一的地盤割讓給你。

    如此豐厚的條件,即便是楊林也感到無比的驚訝,誰也沒有想到,這次袁歸山竟然會如此下血本,看來他們如今的局面確實很艱難。

    不過條件雖然豐厚,但是楊林還是沒有松口,相反的,他暗自警覺起來,袁歸山能夠坐上州牧的寶座,自然不是簡單的貨色,對方現在雖然迫于形勢割讓巨大利益給楊林,可一旦七海盟的事情結束以后,就是楊林和袁歸山之間的龍爭虎斗了,而且楊林很懷疑,七海盟被擊退后,袁歸山是否真的會履行承認。

    楊林是個不見兔子不撒鷹的住,好處沒有到手之前,就想要他出力,這根本不可能,于是楊林笑瞇瞇的道:“你們既然那么有誠意,我自然沒有拒絕的道理,不過口說無憑,想要我出力,是不是應該先付出一些訂金呢。”

    伍曇皺眉道:“楊公子,你這是什么意思?難道以為我等會言而無信不成。”

    楊林倒是十分誠實,直接點頭道:“不瞞你說,我確實有這個擔心,所以為了令我放心,你們還是先拿出點誠意來吧。”

    伍曇想了想,接著點頭道:“那好,不知道楊公子需要多少訂金才肯出手呢。”

    楊林毫不猶豫的道:這個簡單,你們只要先將柳葉山莊周圍的三座城鎮的控制權交出來,那么我便立即率領人馬支援你們。

    伍曇回答道:“這件事情我做不了主,必須回去跟州牧大人請示過后才能給你答復。”

    楊林道:“我沒意見,反正我不急,你們大可以慢慢來。”

    事情說到這里,已經沒有繼續談下去的必要了,伍曇站了起來,直接告辭離去,楊林自然不會阻攔,就那么目送他們離開。

    也是巧合了,伍曇等人才剛剛走出客棧大門,迎面就和鬼斧老人一方遇上了,當兩方人見到彼此之時,都吃了一驚,都在暗暗猜測對方的來意。

    “遭了,看來還是來遲了一步。”

    鬼斧老人心里咯噔一聲,立即感覺到不妙,也不知道伍曇究竟和楊林談了些什么,要是他們已經達成了協議,那么對于七海盟來說,乃是大大的不妙。

    對面的伍曇也是心情沉重,顯然鬼斧老人拜訪楊林一事,令他亞歷山大,好在伍曇城府極深,雖然心中擔憂,不過表面上卻絲毫沒有表露出來,始終鎮定自若。

    他十分有禮貌的對鬼斧老人抱拳道:“沒有想到會在這里遇見鬼斧前輩,實在令人意外,想來前輩您也是來拜見楊公子的吧。”

    鬼斧老人皮笑肉不笑的道:“你們的動作倒是挺快,竟然趕在老夫之前見了楊林,倒是好手段。”

    伍曇頷首道:“前輩你太過獎了,只是運氣好而已,根本不值一提。”

    鬼斧老人冷哼一聲,沒有再廢話,轉身大步走進客棧之內。

    后面的伍曇目送鬼斧老人等人遠去,下一刻,他的臉色變得十分難看,咬牙切齒的道:“這老匹夫竟然也來了,真是陰魂不散,只希望楊林不要聽信他的妖言才好。”

    說完,伍曇深深的嘆了口氣,然后用最快的速度趕向州牧府邸而去。

    而此時的房間之內,當楊林聽到鬼斧老人也前來求見之時,不由愣了一下,緊接著,楊林慢慢露出笑容來,對于鬼斧老人的來意,楊林多少有些猜測,就是不知道猜得準不準。

    一旁的魯有林詢問道:“公子,人如今就在外面等著,您是否要見他們。”

    楊林點頭道:“當然要見了,來者是客,本公子若是閉門不見,實在太失禮了,你下去帶他們進來吧。”

    是,公子。

    魯有林答應一聲,然后轉身走出去,沒多久,鬼斧老人便被帶了進來。

    老家伙見到楊林,倒是很熱情,老遠便笑哈哈的道:“楊小友,終于見到你了,老夫對于你可是神交已久,如今一見,終于得償所愿了。”

    楊林擺手道:“老前輩太過獎了,實在不敢當。”

    兩人說了幾句沒營養的客套話,然后分別落座,而后鬼斧老人老眼一閃,開口試探道:“楊小友,剛才我在大門口遇見伍曇了,不知道你們之前都談了些什么?”

    楊林回答道:“其實也沒什么,只是閑聊了幾句而已,沒有什么特別的,不說也罷。”

    鬼斧老人眼中帶著滿滿的懷疑之色,他現在開始疑神疑鬼起來,在他想來,伍曇來見楊林,多半是來跟楊林結盟的,至于楊林是否會答應,那就要看袁歸山給的好處到不到位了。

    鬼斧老人遲疑了一下,最后選擇開門見山,他直接說道:“楊小友,老頭子我也不拐彎抹角了,這次來見你,是希望你不要插手我七海盟跟袁歸山之間的事情,你要是肯答應,老夫絕對不會虧待你。”

    斜眼督了鬼斧老人一眼,楊林暗罵不已,這老家伙倒是雞賊,口中暗示會給好處,可實際上卻兩手空空,一點表示也沒有,想空手套白狼,簡直癡人說夢。

    楊林不復剛開始的冷淡,淡淡道:“老前輩,你的要求令我很為難啊,要知道我跟袁州牧乃是好友,如今他有難,我又豈能袖手旁觀呢,況且你們七海盟連我的地盤也敢侵占,這分明是在打我楊林的臉,這個仇我豈能不報。”

    鬼斧老人連忙解釋道:“楊小又,其實襲擊你地盤一事,完全是個誤會,此事全都是那些新投之人立功心切,自作主張做下的惡事,老夫已經處罰了他們,請楊小友莫要怪罪。”

    


快乐十分胆拖怎么算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