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目狂帝- 第168章 不順眼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武絕神帝 書名:神目狂帝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nzmwtn.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血雀古劍上,雙龍交匯,冰霜烈火交融,一股毀滅性的力量,隨之籠罩而下。

    這是冰火龍殺里最為強悍的殺招,與皓月劍術的融合而誕生的一劍。

    這一刻,哪怕是洛山宗的那些混元一重的長老們,都紛紛臉色大變。

    他們自那一劍中,感受到了足以殺死他們的力量。

    而隨著蘇醒一劍落下。

    頓時,末日般的景象浮現。

    首當其沖的劍牢,在那恐怖絕倫的力量洪流之下,寸寸開裂瓦解。

    整座山峰,都猛然震蕩起來,山體表面浮現無數道大裂痕,無數巨石崩裂墜落。

    隨后,那座雄奇的山峰,終于在不堪重負中,徹底崩塌。

    而那彌漫的滾滾煙塵中,劍八的身影如同斷線的風箏,不!那更像似一座從天而降隕石,自山峰之上墜落,轟砸在廣場上。

    良久!

    那驚天動地的轟響聲,才漸漸結束。

    也在此刻,整座廣場,都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

    震撼!

    這個表情,浮現在數萬人的臉上,包括無數洛山宗弟子,包括那觀戰臺上的眾位強者。

    “高大壯,你他嗎快抽我一巴掌。”連慶聲音哆嗦,那內心里的激動,已經無法壓制。

    “連澤,你插我一刀!”高大壯激動的四肢乏力,眼光渙散。

    “我、我太激動了,我一點力氣都沒有了。”連澤喃喃道,吐字都不清晰了。

    堂堂八大公子之一的劍八,居然敗了!

    這豈不是說,蘇醒已經躋身八大公子行列了?

    這個結果,太激動人心了!

    不僅是蘇醒的朋友,那些其他的洛山宗弟子,心里的激動,都已經無法抑制。

    但是,他們嘶吼不出來。

    人一旦激動到極致,根本就是什么事都做不來,只能在那不停的哆嗦顫抖。

    “啊啊啊……”

    還是苦修一脈的眾人,肉身體魄過人,最先反應過來,但也完全失控,連話都講不利索,只是一個勁在那里手舞足蹈的嘶吼大叫。

    蘇醒雖然宣布脫離洛山宗,可是他和苦修一脈的師兄們,關系都極好。

    在大家的心里,他永遠都是那個小師弟。

    “小師弟贏了!”

    “小師弟戰勝劍八了。”

    “小師弟如今也是八大公子了!”

    嘶吼聲中,苦修一脈的眾人,開始語無倫次的大笑起來。

    “這群瘋子!”

    解花語望著這一幕,那精致完美的臉蛋上,浮現濃濃的笑意。

    而他身邊的余之秋,早已經和苦修一脈的眾人抱成一團,興奮的摔跤打滾起來。

    他們打心底里,為蘇醒感到高興和驕傲!

    那高高的觀戰臺上,一群混元身大強者,也是一臉的震撼莫名。

    “原本,我還以為蘇醒雖不錯,但距離八大公子還有一段距離。沒想到,他竟然還隱藏有這恐怖絕倫的一擊。”霍城的城主霍北蓋,眼里滿是感慨。

    “這家伙,太能給人驚喜和意外了,完全不能以常理揣度啊!”千刀門主付海毅,也是苦笑了起來。

    “沒有極品靈術,照樣躋身入八大公子行列,難怪妙音那么推崇這個家伙呢!”云幽喃喃自語,那美麗動人的眸子里,泛起一絲絲漣漪。

    首座上的連天縱,愣愣的站在那里。

    這位一宗掌教,混元九重的超級強者,一時間無言。

    蘇醒戰勝劍八,成功躋身八大公子行列。

    這本是高興的事情。

    可連天縱,卻高興不起來。

    因為自他默許劍八和蘇醒一戰的時候,也已經算是答應蘇醒脫離洛山宗了。

    “竹籃打水一場空嗎?”連天縱失神無言,一宗未來之希望,戰力比肩八大公子的天才妖孽,就這樣與洛山宗,失之交臂了。

    “掌教,請聽我一言!”

    左老真心替蘇醒感到高興,但也不想連天縱因此,對蘇醒升出歹意。

    “左老請說。”連天縱沒有怠慢,左老輩分高,又一心為洛山宗,他心里也很是尊敬。

    “掌教,你應該放下你的執念,蘇醒的選擇沒有錯,這也是我不勸阻他的原因。”左老說道。

    “我知道蘇醒沒錯,但我真的不甘心啊!我洛山宗太需要這樣一位天才妖孽了,不然會出現青黃不接的局面,那意味著什么,左老你難道不清楚嗎?”連天縱嘆道。

    “掌教,為何不能換個思路去想呢?弟子會的存在,本就如同一顆毒瘤,滯礙著宗門發展。壯士斷腕,重生需浴血。”

    左老緩緩道:“如今,縱然少了頂尖天才,但弟子們心中無懼,渾身輕松,這必然會出現井噴勢的發展。只要我們熬過這段時間,洛山宗未必不能重振聲威。”

    “我就擔心熬不過去。”

    連天縱擔憂道:“左老,你年事已高,我也已到中年,若你我二人都去了,洛山宗將后繼無人啊!”

    “不會熬不過去,因為有蘇醒在啊!”左老微微一笑。

    “蘇醒?”

    連天縱一臉不解,“左老,您不會是糊涂了吧?蘇醒不是宣布脫離宗門了嗎?”

    “不糊涂!”

    左老笑道:“蘇醒雖宣布脫離宗門,但他畢竟曾經是我洛山宗的人。這里有他的朋友,有他苦修一脈的師兄,如果我洛山宗有難,他不可能不出手相助的。”

    “會相助嗎?”連天縱有些遲疑。

    武修眼界開闊,心也高遠,尤其是蘇醒這種天才妖孽,他的路注定不會平凡。

    而他年輕時結交的兄弟朋友,很多人都難以追趕上他的腳步,彼此很難再見一面,隨著時間的流逝,感情也會漸漸變淡。

    “一定會!”

    左老一臉篤定,看了連天縱一眼,搖搖頭道:“蘇醒和洛天一不同!你啊!就是太不了解他了,才會寒了他的心。”

    這一刻的連天縱,心里似乎某根東西被觸動了一下。良久,他露出笑容,道:“左老,我聽你的。你識人的眼光,向來比我好。”

    “那是自然!”

    左老大笑,欣然接受這份夸贊。

    慧眼識蘇醒!

    就是他此生最大的驕傲,沒有什么可謙虛的。

    心結解開,連天縱的心情也好轉了起來。

    可他身邊的于清潤和關溫綸,臉色卻無比郁悶。

    不過,這種節骨眼上,他們已經不敢再開口,說任何關于蘇醒不好的話了。

    “掌教,我們先告辭一步!”于清潤說道。

    弟子會被鏟除,洛天一叛離,都讓于清潤和關溫綸心如死灰,已經一刻不想繼續待下去。

    “好!”

    連天縱點點頭,他自然知道這兩人心里不痛快,如今他看這兩人也不順眼,走了正好清凈。


快乐十分胆拖怎么算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