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終極商人- 第144章 南皮,辛文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流浪的猴 書名:三國之終極商人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nzmwtn.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人心是相互的,想要得到,就要有所付出。

    秦風治理章武城,發展章武城的軍力,手段上是簡單的,讓軍中將士感受到利益,感受到在軍中會有更加光明的前途,這樣一來的話,他們就會給予自己更多的支持。

    至于說外人的一些看法,秦風不會去更多的關注。

    好名聲,人人都想要擁有,就連秦風也不能例外,有了好名聲之后,就能得到更多人才的效忠,然而事實說明,當前秦風在諸侯中間的名聲是很差的,他們之所以與自己保持著聯絡,就是因為自己所掌握的東西是他們需要的。

    墻倒眾人推的道理,秦風是知道的,所以他必須要在章武城強勢立足,讓天下的諸侯看看,一個商人出身的官員,到了渤海,到了諸侯盟主的治下,同樣會有著一番作為。

    欲要得到足夠的尊敬,就要有相應的實力,沒有絕對強悍的實力,就算是與其他的諸侯經商,想要從中獲得好處,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但凡是能夠成為一方諸侯之輩,可都是有著過人手段的,有些諸侯為了自身的利益,甚至不惜一切代價。

    大義,在更多時候,是諸侯所利用的東西罷了。

    任重而道遠,就是秦風此時最為深切的感受,想要立足諸侯之中,想要讓治下得到穩定,必須要付出更多的努力,讓敵人提及自己的時候,只能是畏懼有加,不敢有所動作。

    現在付出的苦累,是為了以后的穩定,這樣的付出,在秦風看來是值得的。

    身邊有了秀兒之后的秦風,在這方面會付出更多的努力,讓親人沒有安全方面的擔憂。

    簡單的目標,若是在和平年代,以秦風的手段,過上安逸的生活,是極為簡單的,可他到來的是亂世,尋常之際,武力值弱小的秦風,能夠有著多大的作為呢。

    打造堅固的城池,讓敵人不敢有進犯之心,才是最為重要的。

    生逢亂世,秦風有著諸多無奈的,不過秦風相信,以商城系統之神奇,想要有一番作為,還是可以的。

    兩日之后的深夜,一輛越野車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溫風習習,佳人在側,車內的音樂悠悠響起,秦風對于眼前的一切是比較享受的。

    “哥哥,你可是渤海太守,就這樣離開了章武,會不會有不合適的地方?”秀兒略顯擔憂的問道。

    秦風道:“秀兒盡管放心,章武的事情,為兄已經安排下去了。”

    秦風在章武城的時候,對于城內的政務過問的不是很多,關鍵是這些東西,秦風了解的很少,交給信任之人來負責的話,就會避免出現更多的問題。

    徐榮不僅僅是文官,更是武將,有徐榮鎮守章武城,就算是宵小之輩想要犯上作亂,也要掂量一二的。

    離去之前,秦風便叮囑了張遼與徐榮一番,留下了足夠多的貨物。

    有著如此多的貨物作為中轉,章武的府庫,肯定會是殷實的。

    張遼掌控大軍,徐榮負責城內的政務,這樣的安排,秦風是滿意的。

    出行,游覽各地,順便帶回來一些人才,賺取更多的金錢,正是秦風的目標。

    越野車前行的速度不是很快,冀州的官道年久失修,想要快起來,也是有著難度的。

    第一站,秦風定在了東郡。

    東郡太守曹操,可是有著債務在身的,五萬金幣,在秦風眼中可是不少的金錢。

    發展章武城的同時,秦風也在經商的時候賺取了不少的金錢,除去留在城內的貨物,當前秦風身上的金錢有著二十萬,如此多的金錢,足夠揮霍了。

    有著商城系統,基本的食物和飲水是需要操心的。

    次日的章武城,仍舊是如同以往那般,修建道路的隊伍,已經停止了下來,而修建城池,依然在繼續。

    來往章武城之人,對于章武城墻和城內道路的變化,體會是尤為深刻的,道路平坦之后,對于商人來說是有著莫大的好處的,行走在水泥路上,他們不需要操心車輛顛簸的問題。

    但凡是見識過水泥路之人,對秦風的手段無不稱奇,連帶著對水泥也是產生了濃厚的興趣,若是能夠將水泥的制作方法得到的話,對于商人來說可是不小的機會。

    諸侯治下的道路不平整,這不是什么秘密了,如若道路暢通的話,對于諸侯以后的行動會帶來什么樣的影響,是極為明顯的。

    大軍對陣,貴在速度,有著速度作為保障之后,無論是大軍的前行,還時候方糧草輜重的運送,都是極為便捷的。

    商人以及一些家族的小算盤,在山中作坊的嚴密守護下,只能暫時作罷。

    當前在章武城內,最為有權勢的乃是呂布,連諸侯盟主袁紹派遣而來的使者到了城內之后都會受到為難,若是在秦風的面前放肆的話,會是何等的下場呢。

    與以往一般的章武城,防守上明顯的緊密了很多。

    有著秦風在城內的時候,張遼和徐榮并沒有明顯的感覺,有什么大事,直接向秦風匯報即可。

    然而秦風的離開,事務全部落到了兩人的身上。

    尋常時候,秦風很少出現在人前,倒是方便了很多,即便是秦風不露面,也不會引起懷疑。

    當前徐榮和張遼與秦風的通訊方式可是依靠手機的,有什么事情發生的話,能夠及時的讓秦風知曉,而以秦風的速度,回到章武城,很短的時間內就能做到。

    這也是張遼和徐榮放心讓秦風離去的重要原因。

    越野車在離開章武大約五六十里的地方,停了下來。

    此次出行,秦風并沒有帶著典韋,一則典韋容易暴露,鐵塔一般的身材,在章武城內可是有名的人物,二則典韋需要訓練親衛。

    危急的時刻,秦風會有手段應對的,更兼秀兒的身上有著寶甲的保護,不會出現更多的問題。

    若是越野車內有著典韋這等壯漢,總歸會讓氣氛有些怪異的。

    秦風沒有選擇搭帳篷,而是和秀兒在越野車內湊合一下。

    次日午后時分,秦風與秀兒便來到了南皮城。

    車輛隱藏在城外的樹林之中,簡單的偽裝之后,兩人向著南皮城而來。

    對南皮城,秦風還是有著諸多的好奇的,畢竟是渤海郡的治所,南皮城比之章武城如何呢?

    秦風深知,自己的行蹤是絕對不能暴露的,否則以他和袁紹之間的恩怨,袁紹會不惜一切代價將他生擒的,即便袁紹成功的可能性很小。

    自己在諸侯的眼中有著何等的價值,秦風是有著一二了解的。

    如若秦風投靠一方諸侯的話,莫說其他,僅僅是秦風斂財的手段,就能讓其投靠的諸侯得到大量的支持,這樣的支持,對諸侯以后實現自身的目標可是有著很大的幫助的。

    諸侯之所以不敢輕易的向秦風出手,就是因為秦風有著神奇的手段,僅僅是上天就讓諸侯束手無策了,難道說想要依靠弓箭手的攻擊將秦風從天上打下來不成。

    南皮,為渤海郡城,六座城門之中,有兩座是向尋常百姓開放的。

    見到南皮城,秦風暗中點頭,不愧是南皮的郡治,僅僅是城池的高度就不是章武城能夠比擬的,按照秦風的預想,章武城的城墻高度在修建之后要達到四丈。

    “南皮的城墻,比之章武的城墻高太多了啊,城外還有護城河。”秦風不由感嘆道。

    “閣下想必是從章武而來吧?”一名相貌清秀的男子道:“南皮城城高五丈,厚四丈,護城河最寬的地方,達到了五十二步,最窄的地方也有四十三步。”

    見青年男子侃侃而談,秦風問道:“在下風清,敢問閣下是?”

    “在下辛文,豫州人士,前來南皮,是為了投靠親人。”辛文笑道。

    秦風的穿著雖說普通,但是辛文從秦風的身上,感受到的是非同尋常的氣質,這可是尋常百姓所不具備的,跟隨在秦風身邊的女子,雖說看不清相貌,定然是絕色。

    “風姓?倒是罕見。”

    秦風笑道:“姓名而已,不必掛懷,辛兄自豫州而來,著實是不近啊。”

    “豫州混亂,前來投靠親人,也好有一個保障不是,秦兄可是從章武而來?”辛文問道。

    秦風點頭道:“不知辛兄有何見教?”

    “在下前來南皮的途中,可是聽說過不少有關章武的事情,尤其是秦風,端的是手段神奇啊。”辛文道。

    年輕人對于陌生的事物有著好奇心,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你所說的是渤海太守秦風吧?”秦風故作疑問道。

    辛文看了一眼左右,拉了拉秦風的衣袖,低聲道:“風兄到了城內之后,切勿這般言語,那秦風雖說是朝廷任命的渤海太守,但是如今渤海的太守可是諸侯盟主,小心落人口實之后有性命之危。”

    見辛文頗為關切,秦風笑道:“在下往來章武城經商,在章武倒是聽說了有關不少秦風的事情。”

    “哦,風兄可否細細說來?”辛文絲毫沒有在意秦風商人的身份。

    秦風見此,心中倒是泛起了疑問,看辛文的裝束不像是普通人,碰到商人的話,不應該是鄙夷而遠之的嗎。

    就在兩人交談的時候,已經到了城門處。

    一名什長上前中氣十足的喝道:“你兩人前來南皮,所為何事?”

    這個時代沒有所謂的身份證,這就要看守衛城門的士卒的心情了,再說當前兵荒馬亂,諸侯割據一方,有流民自其他城池而來,也是司空見慣的情況,嚴格盤查他們是否有官府出具的證明,完全是沒必要的。

    秦風正欲答話,辛文上前道:“在下辛文,前來城內,是為了投靠親人。”

    “聽你的語氣,可不像是冀州人啊。”什長漫不經心的說道。

    辛文道:“莫非不是冀州之人,不能進入南皮?”

    辛文的話語之中有著質問的意思在其中,讓什長的臉色有些掛不住了,身為什長,在軍中雖說是職位低微的存在,不過在盤查過往百姓的時候是有著一定權力的。

    “進入城內,就要接受盤查,來人,檢查這兩人的包裹,搜身,看看有沒有問題。”什長喝道。

    辛文的臉色不停的變化,后方正在排隊準備進城的百姓,見到這一幕,卻是不敢上前,對待軍中士卒的時候,百姓還是極為尊敬的,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如果軍中的士卒想要找毛病的話,以他們百姓的身份,能夠有多大的影響呢。

    “這位將軍,借一步說話。”秦風上前低聲道。

    什長露出會意的笑容,看守城門可是清苦的差事,有錢有勢之人,見到他們不假辭色,他們反而要賠笑,尋常百姓的身上又沒有多少油水可言。

    “我與這位前來南皮城,的確是投靠親人的,這兵荒馬亂的,將軍鎮守城門,的確是辛苦了,些許心意,權當是給將軍一些酒水錢了。”秦風伸手入懷拿出一袋錢,在什長的面前晃了一下。

    什長接過錢袋,在手中一捏,頓時眉開眼笑,以他的經驗,袋子里的錢,最低也有上百。

    百錢,對于沒有軍餉的什長來說可是不小的數目了。

    什長輕咳一聲,向走上前來的兩名士卒揮手道:“放行,這兩位是來城內探親的。”

    “這位是內人。”秦風低聲道。

    什長擺了擺手,表示一并放行。

    秀兒的衣著雖說普通,卻是吸引人眼球,得到金錢之后的什長,對此沒有過多的盤問,到手的金錢才是最為實際的。

    方才秦風與什長的動作,可是沒有瞞過辛文的雙眼,而一些百姓在見到這般的舉動之后,并沒有過多的表示,顯然他們已經麻木了。

    進入城內之后,見秦風打量著周圍,辛文道:“風兄,方才在城門,就不應該給這些貪婪之人金錢的。”

    “辛兄,正所謂閻王好惹小鬼難纏,在下經商多年,去過的城池不在少數,這些道理還是明白的,若是在城門糾纏的話,豈不是有更多的麻煩,在下可沒有顯赫的家世,到時候說不定要花費更多的金錢才能脫身呢。”秦風道。

    


快乐十分胆拖怎么算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