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房分你一半- 第129章 能天塌

類別:其他類型 作者:葉非夜 書名:我的房分你一半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nzmwtn.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秦孑的心咯噔了一聲,下一秒就飛速的點進了陳同學的微信對話框,先回了問號過去,然后才開始往下拉屏幕。

    陳同學發來的消息,足足霸占了十個屏幕那么長。

    秦孑滑到最上方,一條一條的往下看,在看到那句“秦老師,你要對人家負責呀”,他滑動著屏幕的指尖,明顯頓了頓。

    過了幾秒鐘,他才繼續往下看。

    兩條文字消息后,剩下的全都是表情包。

    陳同學:“你的小寶貝正在等你回復.jpg”

    陳同學:“耐心漸漸消失.jpg”

    陳同學:“笑容凝固在臉上.jpg”

    陳同學:“笑容完全消失.jpg”

    陳同學:“對方已經不耐煩.jpg”

    陳同學:“對方不想理你,并對你放了個屁.jpg”

    陳同學:“送你一個后媽般的微笑.jpg”

    陳同學:“再見來不及說揮手.jpg”

    陳同學:“告辭,打擾了.jpg”

    陳同學:“漂流瓶見.jpg”

    陳同學的最后一條消息,是一個微笑的表情。

    那黃黃的笑臉,看的秦孑不知怎么眼皮突突的跳了兩下,心底莫名變得有些慌。

    他看了眼時間,距離他發出的問號,已經過去一分多鐘了,小姑娘還沒回他消息,他便按著屏幕又發了一條消息。

    秦孑:“剛看到消息。”

    從公司蹭秦孑車來莫藍家的容與,見秦孑一直看手機不發動車子,忍不住歪了一下頭:“孑哥,你在看什么?”

    沒等容與的視線飄過來,秦孑已經按滅了屏幕。

    盡管秦孑反應很快,但容與還是掃到了一眼,知道秦孑是在跟人聊微信,表情頓時變得有些促狹:“秦狗,有情況啊,你這種只看微信消息,從不回消息,就算回不是用語音就是用問號的人,居然剛剛打了幾個字?”

    秦孑轉頭,表情木木的看了一眼容與。

    容與求生欲極強的又說:“我沒看到你的那幾個字具體是什么字……”

    容與見秦孑心態還算好,并沒有在意的樣子,便又嘿嘿的湊了上去:“話說,你那幾個字是什么字啊?”

    秦孑沉默了片刻,然后開了口:“想知道?”

    這語氣和想到剛剛因為那一百塊,秦孑問自己真想知道時的語氣,一模一樣……

    上過一次當的容與,猶豫了:“……我可以知道嗎?”

    秦孑扯了下唇角,沒理容與,點開微信看了一眼。

    過去了好幾分鐘了,小姑娘那邊安安靜靜,還是沒回他消息……

    這才晚上十點鐘,不至于睡覺了。

    所以小姑娘這是傲嬌了?

    秦孑在屏幕燈光映射下的眼底,泛起了一抹柔和,下一秒他就又按起了屏幕。

    秦孑:“是我的錯。”

    秦孑:“是我沒時刻關注著微信,以后不會了。”

    秦孑:“主要是這些年微信也沒什么可聊天的人,所以習慣了……”

    小姑娘很好哄的,以前不高興了,他去哄她,只要拋個懸念,她立刻會巴巴的上鉤。

    可這次……

    秦孑等了好久,都沒等來小姑娘問一句:習慣了什么?

    剛剛那個黃黃的笑臉帶給他的一陣心慌,再次涌上他的胸口。

    這次的事情,好像沒那么簡單……

    秦孑默了兩秒,直接退出微信,給陳恩賜去了一個電話。

    電話響了好久,都沒人接聽,等到自動掛斷后,秦孑繼續撥,這次只響了一聲就被人工掛斷了。

    秦孑第三次撥過去電話,變成了占線。

    秦孑蹙了蹙眉,將手伸到了容與面前:“手機。”

    容與不明所以的遞了過去。

    秦孑接過手機,飛速的輸入了十一個數字,撥了出去。

    坐在一旁看戲的容與“嘖”了一聲:“電話號碼都背的這么溜。”

    秦孑沒理容與,將手機遞到耳邊,電話接通后,隨著“嘟——”聲從容與的手機里傳出,他掌心里握著的、自己的手機響起了鈴聲。

    擰開水瓶,正喝水的容與,看了一眼秦孑手機屏幕上顯示的“容與”二字,噗的將水噴了一窗戶:“這踏馬是誰呀?這么有才,居然設置了個呼叫轉移,把你的電話轉移到你的電話上……”

    秦孑一手舉著容與的手機,一手握著自己的手機:“…………”

    十秒后,秦孑將容與手機從耳邊拿下來,按了掛斷,然后將陳恩賜的電話號碼從容與的通話記錄里徹底的做了個刪除,才將手機扔還進容與的懷里。

    等容與接住手機后,秦孑像是想起什么般,轉頭看著容與,面色平靜的出聲說:“對了,幫我去后備箱拿瓶水。”

    容與:“你手邊不是放著一瓶水嗎?”

    秦孑低頭看了眼沒開封的礦泉水:“這瓶水和我氣場不和。”

    容與:“…………咋滴,您老喝個水都要講個緣分?”

    秦孑:“拿不拿?”

    “拿拿拿。”容與推開車門,下了車。

    他前一秒關了車門,后一秒副駕駛座車窗落下,秦孑出聲喊住了容與:“等下。”

    容與頓足,微微彎身,透過車窗往車里看來:“怎么了?”

    秦孑指了指副駕駛座上的兩包栗子:“拿著你的栗子,自己打車滾。”

    容與下意識地去拉車門,這才發現,車鎖被秦孑從里面控死了,他“靠”了一聲:“秦狗,你甩我?”

    秦孑沒說話,抽起剛剛被他嫌棄氣場不和的那瓶水,擰開瓶蓋,慢條斯理的喝了小半瓶。

    容與氣的臉都綠了:“秦狗,你知不知道你的所作所為,像極了一個拋妻棄子的渣男!”

    秦孑懶得跟容與糾纏,解開安全帶,拿起副駕駛座上的兩包栗子,傾身透過車窗,塞進容與的懷里,“棄的就是你!”

    抱住栗子的容與反應了兩秒,“靠靠靠,秦狗,你過分了啊,又占我便宜!”

    “拋妻棄子……我要當也是當拋,不是棄!”

    “還有,秦狗,你就算是有事要處理,那也用不著這么急吧?你把我順路送回家,能怎么樣?”

    坐正身子、系好安全帶的秦孑,扭頭對上容與抓狂的表情:“能天塌。”

    說完,秦孑踩了一腳油門,甩給容與一臉汽車尾氣,揚長離去。


快乐十分胆拖怎么算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