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房分你一半- 第130章 秦·專屬接電話員·孑

類別:其他類型 作者:葉非夜 書名:我的房分你一半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nzmwtn.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抵達陳恩賜家樓下,秦孑下車,數著樓層往上看去。他見陳恩賜家亮著燈,便鎖了車,踏進樓里。

    從電梯出來,秦孑按響了陳恩賜家門鈴,二十分鐘過去了,眼前的門始終沒打開……

    時間被拉的很漫長,秦孑每按一次門鈴,心底就更慌一些,到了最后,慌中帶著亂,亂中還夾雜著些許說不出來的害怕。

    秦孑終究還是沒敢逼的陳恩賜太緊,二十分鐘后的他,沒再按門鈴,但也沒著急下樓,而是靜靜地倚著墻壁,在干凈的樓道里無聲的站著。

    聲控燈因為長時間沒有動靜,自動熄滅了。

    一團黑暗中,秦孑的神情終于有了細微的變化,他微微側頭,看向了緊閉的門,向來沒什么情緒的眼底出現了裂縫,有著一縷一縷的沉痛溢了出來。

    過了很久,他摸出手機,盯著屏幕看了好半晌,他才緩緩地敲下了一行字。

    ……陳兮,我還在門口。

    秦孑指尖在發送鍵上遲疑了一下,將這句話一個字一個字的刪掉,然后換了一行字發了出去。

    秦孑:“習慣了不常看微信。”

    三秒后,秦孑又發了句:“我改。”

    依舊沒回復。

    秦孑等了會兒,按滅手機,塞進兜里,然后靠著墻壁又站了會兒,就按了電梯。

    清晨七點鐘,上午還有會的秦孑,驅車回家,洗了個澡,換了身干凈的衣服去往銀河大廈。

    …

    陳恩賜知道秦孑給自己發了好幾條微信,但她沒點進去看,只是在他給自己打了兩通電話后,拿起手機,把來電轉移到了秦孑的手機上。

    為了避免手機干擾心情,陳恩賜設完來電轉移后,將手機藏到了更衣室最下面的衣柜里,就繼續去書房看書了。

    十一點半,陳恩賜回了臥室,她去更衣室里拿換洗衣物時,視線往藏著手機的抽屜上瞄了好幾眼。

    下午在冷空氣中,走了很久,腳到現在還有點沒暖過來的陳恩賜,調了下水溫,準備泡個澡。

    因為沒手機可玩,她特意開了電腦的音樂播放器,將藍牙音箱放在了浴室。

    陳恩賜放了一些舒緩精油,將整個人縮進浴缸里,聽著震耳欲聾的音樂,時不時地還跟著哼兩句。

    沉浸在自娛自樂中的陳同學,渾然不知自家的門鈴在她泡澡的過程中,響了二十分鐘。

    等陳恩賜躺在床上時,已是凌晨一點鐘,許是泡了個舒服的熱水澡,激發了陳恩賜的困意,她沒一會兒,就睡著了。

    次日上午九點半,陳恩賜自然醒來,她洗漱完,就又躲進了書房去看書了。

    十一點半,陸星拎著午餐過來了,她繞著屋子轉了一圈,最后不抱希望純粹順便的推開了書房的門。

    陳恩賜跟小學生似的、坐姿很乖巧的趴在書桌前,嘴里振振有詞的、小聲的念著字。

    陸星被眼前的畫面,震得瞠目結舌了一小會兒,才走進了書房。

    直到陸星站在書桌前,陳恩賜才察覺到有人靠近,她抬頭看了一眼陸星,笑著喊了句“星星”,就繼續低頭去讀書了。

    陸星不可思議的眨了眨眼睛,然后視線繞著陳恩賜一桌子的書看了一圈,見全都是醫療+AI方向的。她隨手拿了一本,翻看了兩頁,一臉懵的問:“恩恩,你看得懂?”

    陳恩賜搖了搖頭:“看不太懂。”

    陸星心說,你看不懂,你還看的這么認真,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要考研。

    陸星:“…………看不懂,還逼著自己看,你腦抽啊?”

    陸星竟覺得陳恩賜說的好有道理,無法反駁:“……那你慢慢看?”

    陳恩賜擺了擺手,一副嫌棄陸星打擾到自己,示意她趕緊走的架勢。

    自家藝人如此積極上進,陸星當然是支持的,不過臨走之前,陸星還是角色扮演了下老媽子:“咱們看書歸看書,我給你打來的午餐,你等下記得吃。還有,我給你一會兒榨點果汁,放在冰箱里,你記得喝。為了保持身材,你平時吃的比較清淡,所以每天的維生素是一定一定要補充夠的。最后,一天八杯水,必須要喝夠。另外別看書太久,對眼睛不好,對身體也不好,記得每隔一段時間,適當的走走活動活動……”

    …

    當晚十點鐘,銀河大廈。

    今天第五十六次發現秦孑盯著手機走神的唐久,終于忍不住的湊到了容與跟前悄悄分享起了八卦:“與哥,你有沒有發現,今天的老大很不對勁?”

    還惦記著昨晚被噴了一臉尾氣的容與,很有骨氣的不參與有關秦狗的話題。

    注意力都在秦孑身上的唐久,沒留意到容與的骨氣,還在分享著自己的觀察:“老大雖然看著和平時沒區別,窩在電腦前,一直敲鍵盤,但是我有注意到,老大每隔半個小時到四十分鐘,會看一次手機……休息的時候,就看的更頻繁了……我有偷偷溜到老大背后,悄悄看過一次,老大看的是微信……但是我不知道是誰,那個微信名有點詭異,叫債主……”

    “與哥,你說老大,該不會是背著我們借了什么高利貸吧?人家在催債?”

    很有骨氣的容與,早在昨晚就已經知道秦孑著急去見誰,他聽到唐久這話,立刻幸災樂禍了起來:“不,不是人家在催債,是秦狗想要還債,債主不要!”

    唐久糊涂了:“啊?與哥,還有債主不要債的?”

    容與嘚瑟的晃著腿,想到曾經拋棄自己的女神,如今也在嫌棄著秦狗,頓時心情美滋滋的故意提高嗓音嚷了句:“同是天涯淪落人,咱兩誰也別嫌棄誰。”

    唐久更暈了。

    秦孑木著一張臉,放下手機,當容與是空氣的繼續去敲鍵盤。

    只是他剛敲了幾下,放在桌子上的手機突然響了。

    秦孑看了一眼來電顯示,是陌生號碼,他見電話始終不掛,便撈起手機,單手滑著屏幕,接聽。

    他一聲“喂”還沒發出來,手機聽筒里就傳來了一道女聲:“恩恩?”


快乐十分胆拖怎么算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