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永恒- 第210章 大長老,請自重!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耳根 書名:一念永恒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nzmwtn.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白小純嘆了口氣,回頭看了看自己的洞府,他覺得自己太悲催了,來到這血溪宗后,洞府已被毀了兩次。

    “這里的人,太兇殘了,一言不和就毀人洞府。”白小純搖頭,又狠狠的瞪了那些血樹一眼。

    這些血樹,根本就一點用處都沒有,這一次居然因為害怕,連示警都沒,在白小純瞪去時,血樹瑟瑟發抖,露出阿諛討好的表情。

    白小純心情不愉悅,狠狠的警告一番,威脅那些血樹,如果再有下一次,他會將它們連根拔起,在那些血樹顫抖中連連保證后,白小純這才罷休。

    將洞府的廢墟整理一番,直至天亮,他才將這里用靈力修復了一半,又用了一白天的時間,終于恢復原樣。

    盤膝坐在洞府時,白小純琢磨著血梅短時間應該不會來了,而自己這里,只要不下山,也就沒有什么大礙。

    “等我弄到永恒不滅之物后,血梅這娘皮,我定要讓她知道厲害!”白小純哼了一聲,可一想到自己聽到了那么的隱秘,他就很擔心。

    “應該沒事吧……”白小純安慰自己,但這安慰,在三天后,隨著白小純一次外出,聽到有人討論某個弟子被大長老叫去,隨意找了個由頭,竟被責罰極為嚴重時,白小純緊張了。

    他記得那個弟子,正是當日在四周聽到那些隱秘事情的眾人之一。

    又過去一天,白小純又聽人說起,某個弟子不知怎么招惹了血梅,在晌午時被血梅教訓,關在血獄后,白小純呼吸急促,更心驚了。

    “完了完了,這兩個娘們,開始下手了!”白小純焦急,對于消息的打探更賣力,很快的,過去了十天,這十天他又聽到了不少的消息,某個修士又被血梅關起來了,某個修士被大長老送去作玄溪宗與丹溪宗戰場的密探……

    更為夸張的,是有消息說,某個修士接到大長老的命令,去上指區域拜見時,居然行刺,于是直接滅殺。

    這得多么傻的修士,才能干出的事情啊……白小純倒吸口氣,這種種事情,涉及的修士,都是當日聽到了那些隱秘事情之人,白小純膽戰心驚,多次想要逃走,可卻不甘心。

    “我又不是故意要聽到的,唉。”白小純發愁,他不想去知道關于血梅的身世到底藏著多少秘史……對于宋君婉與多少人不清不楚,他更是不想研究。

    好在又過去了幾天后,這些事情似乎消停了,再沒聽說有人被責罰,白小純這才略微放心。

    直至這一天,白小純正修煉不死長生功時,忽然神色一動,抬頭后,從他的洞府外,此刻有一個冰冷的聲音,驀然傳來。

    “夜葬,大長老有請,隨我去一趟吧。”

    洞府內,白小純聽到這句話后,心肝一顫,整個人差點跳了起來,面色瞬間變化,趕緊打開洞府大門的一道縫,順著縫隙向外看去。

    看到了在洞府血樹外,那些瑟瑟發抖的血樹面前,站著一個穿著血色長袍的老者,血袍上有一些金色的絲線,組成了一副脈絡的圖案,此刻這老者正背著手,身上的修為散開,一股筑基后期的波動,隱隱擴散。

    “血色長老!這……這莫非是要滅口!”白小純呼吸急促,穿著這樣的血袍,上面有著金色絲線印記的裝扮,代表的就是在身份地位僅次于大長老,凌駕所有護法長老之上的……血色長老!

    每一座山峰的血色長老,都有十人左右,負責協助大長老管理山峰。

    白小純哭喪著臉,滿腦子都是半個月來有關多個修士的傳聞,此刻全部浮現,越想越是緊張,面色都蒼白了。

    “怎么辦,怎么辦!”白小純正焦急時,外面的那位血色長老有些不耐,再次開口。

    “夜葬,磨磨蹭蹭的干什么,三息之內,立刻出來!”

    白小純愁眉苦臉,又磨蹭了一會,實在想不出辦法,最后一咬牙,這才走出,那血色長老瞪了白小純一眼,很不滿白小純的緩慢,冷哼一聲,向著上指走去。

    白小純不得不跟在后面,滿腦子都在思索對策,在這緊張忐忑中,來到了上指區域,被那血色長老,帶到了宋君婉的洞府門前。

    這是一片很大的區域,四周長滿了血色的薔薇花,放眼看去,一片濃香,不遠處有九條血瀑布,飛流直下,形成血湖,湖水上竟有一條小路,通往盡頭的瀑布后方,一處深幽的洞府所在。

    透過血瀑布,能隱隱看到,那洞府的大門是黑色的,兩邊有四個童子,正默默站立在那邊,而那血湖里,時而有一些一人多大的怪魚,飛躍而出,掀起水花的同時,露出猙獰的牙齒以及滿是背刺的身軀。

    “進去吧,大長老已等你多時。”白小純身邊的血色長老,淡淡開口后,盤膝坐在一旁。

    白小純看著四周,緊張的同時,也極為留意,他知道,這里就是自己最終極的目標所在,那永恒不滅之物,就在前方的洞府地下。

    白小純心底長嘆,小心翼翼的走在小路上,內心如敲鼓一樣,一步步直至走到了盡頭,穿梭了血瀑布,來到了洞府門前。

    那四個童子冷冷的看了白小純一眼,沒有說話。

    白小純一咬牙,琢磨著老祖都知道自己了,想必宋君婉想要動自己,也必定需要一個站得住的理由,畢竟眼下自己不是曾經,而是逆血返祖!

    于是干咳一聲,抱拳一拜。

    “夜葬,拜見宋姐姐。”

    “進來吧。”洞府內,傳出宋君婉懶洋洋的聲音,這聲音以往白小純覺得好聽,可如今卻覺得處處是陰森,可如今沒辦法,他只能硬著頭皮推開洞府大門,走了進去。

    剛一進去,一股幽香撲面,這洞府極為奢華,頭頂明珠眾多,地面翠色無邊,不但血氣濃郁,更有靈氣擴散,使得眼前的一切看去,仿佛朦朧。

    眾多的石室不說,正中間一處大殿里,竟有水池散出高溫,熱氣上升,讓這朦朧之意,更加明顯時,白小純看到了一個女子的嬌軀,正在那水池內游蕩,如同一條美人魚,緩緩搖曳,凹凸有致,起伏無邊……只是一眼,白小純就口干舌燥。

    “妖孽,休想勾引我白小純,我才不上當呢,這定是一個陷阱,我只要多看了幾眼,就會被按上冒犯的罪過!”白小純咬牙,艱難的低下頭,不去看。

    “進來啊。”宋君婉的聲音再次傳來時,白小純低頭前行,很快就到了水池旁,這個時候不能低頭了,索性抬頭看著上方的明珠,神色肅然,只是余光下意識的掃過水池內的身軀,立刻心都顫了,內心狂呼妖孽……

    水池內,宋君婉看到白小純這么一副樣子,立刻嬌笑起來,隨著水聲的靠近,宋君婉從水池內站起,一套血色衣裙穿在了身上,走出水池,來到了白小純的面前時,如蔥玉指抬起,勾了一下白小純的下巴。

    “夜葬小弟弟,今天怎么了,看到姐姐居然沒有如往常那樣色瞇瞇?”她吐氣如蘭,全身上下散出幽香,尤其是此刻靠的很近,雪白的肌膚露出,這一幕的誘惑,難以形容,足以讓人觸目驚心。

    還有她的雙眼,更是如春水一樣,帶著深邃,更有無盡的嫵媚,似乎只要看一眼,就會被永恒的迷失進去,忍不住去索取,去探尋,從而深陷。

    說著,宋君婉還在白小純的耳邊,吹了一口熱氣,這熱氣繞著耳蝸,化作一片酸麻,如要融入骨髓里,讓靈魂都恍惚。

    白小純有些受不了啦,在那強烈的刺激下,他的身體顫抖,呼吸急促,雙眼發紅,他旁邊的宋君婉,此刻看似在笑,可目中卻有一絲輕蔑與寒芒,正要繼續開口,可就在這時……

    白小純猛的退后幾步,不再抬頭,而是平視宋君婉,目中赤紅,神色扭曲,隱隱的,還帶著痛苦。

    “大長老,請自重!”白小純近乎低吼,開口時,他的目中露出失望,更有苦澀與傷心,甚至還有無法置信,這目光,讓原本聽到這句話,目中寒芒閃動的宋君婉愣了一下。

    “大長老,在我的心中,你是神圣的,如天空的明月,永遠那么的圣潔,那么的美麗,讓人遠遠一看,就會從心底產生傾慕。”白小純神色悲傷,喃喃低語,聲音不大,可卻回蕩整個洞府。(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快乐十分胆拖怎么算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