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你浮生若夢- 第627章 名媛茶話會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二聶 書名:許你浮生若夢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nzmwtn.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他這一路而來,提心吊膽,生怕她真的惱了,心意已決的跟自己分手,結果是開玩笑,做樣子給別人看的。

    事先要是打過招呼,自己還能承受得住,可她竟然先斬后奏。

    許意暖喘不過氣,小臉兒漲紅,氣息都有些迷離。

    男人察覺到,這才念念不舍的松開了她的唇瓣。

    她雙頰酡紅一片,雙眸水汪汪一片,澄澈干凈,纖塵不染。

    她可憐兮兮的看著顧寒州,撇撇嘴:“干嘛這么兇,竟然還咬我舌頭?難道我這個點子不好嗎?我可想了一晚上呢!”

    “好是好,只是把我嚇得不輕,許意暖,你下次要是再跟我開這種玩笑,我一定會把你的皮扒下來。”

    顧寒州惡狠狠的說道,讓她張長記性。

    她俏皮的吐了吐舌頭,道:“再也不敢了,那接下來還要看你的咯,外面的人我一個人可打發不走。”

    “好處。”

    顧寒州是生意人,做任何事都會考慮自己的利益。

    “你還要好處?我都快被你害死了。”

    “那我不出去了,你這一巴掌也拍不響。”他好整以暇的說道:“叫聲老公,我就跟你出去。”

    “外面還有人。”

    “那你在我耳邊說一句。”

    “那……那好吧。”

    她捏著手指,有些難為情。

    雖然不是第一次叫了,但還是很羞恥啊,畢竟兩人還沒結婚,就開始老公老婆了。

    她怕外面的人聽到,刻意壓低音量,伏在他的耳畔說道:“老公,你就陪我演一出戲嘛。”

    這話細細小小,可憐兮兮。

    她呼吸的熱氣鉆入耳蝸,讓他身子微微一顫。

    該死……這太曖昧,太撩人了。

    他竟然……控制不住的有了反應。

    他狠狠蹙眉,直接把她攬在懷中,讓她坐在自己腿上。

    她感受到變化,坐立不安。

    “別動,讓我抱一會兒,不然等會難以出去見人。”

    “你……抱著我,豈不是情況更壞?”

    她小心翼翼的問道,這樣真的沒關系嗎?

    他無奈苦笑:“但心安,我的心會靜下來,抱著你的感覺很好,抱一輩子都不夠。”

    他溫聲說道,低沉性感的嗓音鉆入耳蝸,越發好聽。

    她臉紅了紅,嘴角勾起一抹心滿意的笑。

    大約過了十分鐘,他才恢復常態,然后和許意暖雙雙出去。

    外面的人翹首以盼,脖子都伸長了,都想知道她們在里面干了什么壞事。

    她們一出來,外面瞬間變得鴉雀無聲。

    “你不要跟著我了,我要退婚,我不要跟你好了。”

    “不準,你要是退婚了,那我怎么辦。許意暖,你要對我負責,任何不以結婚為目的的談戀愛都是耍流氓,所以……你是要對我耍流氓嗎?”

    顧寒州眉頭微蹙,演的真真的。

    “沒辦法,帝都太多女人想要嫁給你,我覺得有人比我厲害,能勝任顧太太這個位置。要不,你看她們一眼,萬一有和演員的呢?”

    “誰都沒有你好,讓那些人打消念頭。許意暖,你是我認定的妻子,你逃不掉的。”

    說罷,他霸道的將許意暖打橫抱起,然后帶離現場。

    所有人目瞪口呆,面面相覷。

    她們都在羨慕許意暖,到底踩了什么狗屎運,耍了什么手段得到了顧寒州。

    可現在一看,發現完全不是那回事,分明就是顧寒州死纏爛打不放手啊!

    很快,學校的事情不脛而走,在網上流傳開來。

    之前嚷嚷要學習的不正之氣也瞬間安靜了。

    許意暖此舉就是讓他們明白,自己沒用什么見不得光的手段。

    而且,愛情,也不是用手段得到的,而是雙方付出真心才可以。

    許意暖看到微博消停一點,心滿意足。

    這風波總算是過去了,她可以正常出行了。

    但許意暖沒想到,她竟然收到了一份請柬。

    名媛交流會?

    許意暖看著請帖的名字,很是驚訝。

    安叔道:“這是帝都那些名媛千金,貴婦小姐私底下組織的一個茶話會,每月一次。能進去的都是數一數二的人物。許小姐此舉成名,所以她們想要邀請許小姐,主動示好。”

    許意暖聞言,腦海里立刻浮現出幾個穿著貂的貴婦,一起摸牌打麻將的畫面。

    她記得自己當初還問過顧寒州,那她是不是可以穿貂了。

    “都有些什么人?”

    “房地產大亨的夫人,珠寶王國家的千金,帝都最大酒店的太太……”

    安叔簡單舉例了幾個,許意暖目瞪口呆。

    沈青也在受邀名列,只可惜……沒了。

    季悠然,兩個舅舅的老婆,都在其中。

    當然,你也可以選擇不出席。

    許意暖一想到三個女人一臺戲,大家聚在一起就會嘰嘰喳喳,頓時覺得煩惱。

    但安叔卻建議她去看一看。

    一來是適應豪門環境,日后這樣的應酬場面很多。

    二來,她們主動示好,頭一次就搏了面子,以后集團之間多多少少有所合作,抬頭不見低頭見,又有幾分尷尬。

    許意暖聞言無奈,只能應了下來。

    茶話會是在周末下午,天氣還算不錯。

    因為來的都是女眷,男人不得入內,所以顧寒州想要陪她也不可以。

    她的衣服鞋子包包都是顧寒州挑選的,肯定沒問題,頭發也做了造型,妝容也很干凈。

    她檢查仔細后才下車。

    “如果不想去,也不必勉強。”

    “勉強倒也不算,其實我也很好奇貴太太的茶話會是什么樣子的。而且我和她們打好關系,對你的生意有所幫助,一舉兩得。”

    “可我知道,你不喜歡這樣虛偽的應酬。”

    他心疼的摸了摸她的腦袋。

    “沒事,我早點結束,記得來接我,么么噠。”

    她踮起腳尖,在他臉頰上落下一吻。

    有服務員上前,領她入內。

    會所里面金碧輝煌,各種雕塑油畫,一看就價格不菲。

    里面觥籌交錯,香檳紛飛。

    有人在打吊牌,有人在抽煙,有人在說笑……

    大家三三兩兩的聚集在一起。

    有人眼尖的注意到許意暖來了,笑著拍掌,吸引眾人目光。

    “我的小可愛,可總算把你盼來了。我們會所,年紀最小的一個來了。二十歲,學業有成,未婚夫事業有成,可真是人生贏家。姐妹們,你們的人生楷模來了!”

    說話的是名媛茶話會的會長,是珠寶王國赫赫有名的董太太。


快乐十分胆拖怎么算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