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女婿-全部章節 第1076章 殘忍的報復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林羽江顏 書名:最佳女婿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nzmwtn.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電話那頭的程參立馬答應一聲,接著急忙喊著大頭的人抓緊時間動手。

    因為林羽想要逼迫榮鶴舒的車隊從尚未開放的植物園里面穿過,所以需要事先把植物園兩側的路堵死,而這件事,他已經事先交給了程參和大頭。

    程參早就和大頭分別領著人守好了兩條路,只等林羽一聲發落,他們立馬就能造兩出車禍,把路堵死。

    “先生,那我們現在走嗎?!”

    厲振生此時也已經給步承等人發去了短信,低聲沖林羽說道,“步承和老牛他們早就已經在那里埋伏好了!”

    林羽擰著眉頭想了想,把計劃仔細的回想了一遍,確認沒問題之后,這才點點頭,沉聲道,“最關鍵的我們已經都解決掉了,接下來就要看榮鶴舒會不會進套兒,選擇從植物園里面走了!我去跟女王和郝部長打個招呼!”

    說著他就要往雅間宴會廳走,而此時郝寧遠也正好離席,從雅間快步往外走了出來,同時順手將門帶上。

    “郝叔叔,您怎么出來了?!”

    林羽急忙說道,“我正準備進去找你呢!”

    郝寧遠沒回答他,將門帶上的剎那,臉色瞬間煞白一片,眼神猛地泛紅,眼中閃過一絲莫大的痛苦,接著跌跌撞撞的朝著林羽撲了過來,一把抓住了林羽的雙臂,聲音中帶著哭腔說道,“家榮,不好了,黃……黃老他……”

    林羽見狀心頭咯噔一下,面色猛然一變,瞬間涌起意思不祥的預感,用力的扶住郝寧遠的雙肩,急聲問道,“郝叔叔,黃老他怎么了?!”

    “他……他路上遇襲了……”

    郝寧遠紅著眼眶哽咽說道。

    “遇襲了?!”

    林羽身子一僵,急聲說道,“那他情況如何?!”

    郝寧遠張了張嘴,話未出口,眼中的淚水已經滾滾而出。

    “郝叔叔,您說話啊,黃老到底怎么了?!”

    林羽的眼眶瞬間赤紅一片,看到郝寧遠的神情,不用郝寧遠說,他也已經猜到了什么。

    郝寧遠用力的搖著頭,眼淚大顆大顆的往外涌,嘶聲道,“人已經不……不行了……”

    林羽瞬間感覺大腦嗡的一聲,打了個擺子,差點沒站住。

    想起黃老慈眉善目的面容和往昔的一幕幕,林羽頓時心如刀割!

    雖然黃老、竇老和王老的醫術不如他,但卻算的上是他京城醫路的領路人,正是黃老、竇老和王老三人一路上提點幫助他,他才能一路走的這么順暢,才能做到如今中醫醫療協會會長的位子!

    而且他還希望能夠在黃老、竇老和王老的幫助下將華夏中醫推到一個新的高度,但是沒想到,他方才對黃老的承諾,竟然是永別!

    林羽低著頭,眼淚大顆大顆的滑落,拳頭捏的咯叭作響。

    “家榮,我沒……沒敢告訴竇老等人,我怕他們承受不了!”

    郝寧遠一邊擦著眼淚,一邊低著頭沉聲道,“剛才警方剛給我打了電話,說黃老的兩個徒弟也未能幸免,真不知道是誰下的如此狠手……”

    “還能是誰!”

    林羽臉色猛地一寒,接著立馬轉過頭,冷聲沖厲振生問道,“厲大哥,你剛才說木衛出去執行什么任務了是吧?!”

    厲振生聞言猛然一怔,接著瞬間領會了林羽的意思,急聲沖林羽說道,“先生,你是說,木衛是去殺……殺黃老……”

    厲振生頗有些驚詫,委實沒想到榮鶴舒會如此的喪心病狂,黃老不過辱罵了他幾句,他竟然就派人把黃老給殺了!

    “木衛?!”

    郝寧遠神色陡然一變,接著急聲說道,“就是剛才榮鶴舒身邊的那兩人中的一個嗎?!”

    說著他已經掏出了手機,恨聲說道,“我這就給警方打電話,抓他……”

    林羽一把握住了郝寧遠的手,沉聲說道,“郝叔叔,您忘了,這種事不歸警方管,歸我管!”

    郝寧遠突然一怔,這才反應過來,確實,像這種會玄術的兇手,確實歸林羽和軍機處管。

    “你放心,我一定親手將他和榮鶴舒的頭割下來,以慰黃老的在天之靈!”

    林羽沉著臉冷聲說道,這樣一來,他倒是多了一個光明正大絞殺榮鶴舒和木衛的理由了,可是他多希望沒有這個理由啊……

    “還有火衛!”

    厲振生緊緊的咬著牙恨聲說道,他知道,玄醫門的余孽一個也不能放過,否則必成大患!

    “好,家榮,一切小心!”

    郝寧遠強忍著眼淚,用力的拍了拍林羽的肩膀。

    “我就不進去跟女王道別了,你替我解釋一下!”

    林羽沉聲說道。

    “放心,有我!”

    郝寧遠點了點頭。

    林羽再沒有任何的遲疑,帶上厲振生朝著外面快速走去。

    雖然榮鶴舒走的比他們早,但是林羽他們如果現在直接趕往植物園,他們還是會比榮鶴舒早到。

    而此時榮鶴舒已經帶著火衛等人浩浩蕩蕩的朝著機場的方向趕了過去,為了安全起見,榮鶴舒特地派人去酒店拿行李,他們自己則先去機場。

    不過往機場方向走,同樣需要經過植物園兩旁的兩條路,因為黃新儒死在了植物園左側的路上,所以他們為了避免晦氣,特地選擇了右邊的路。

    行駛了有兩三公里,榮鶴舒順路把早已等在路邊的木衛接上了。

    “怎么樣?那老東西死透了嗎?!”

    榮鶴舒淡淡的問道,臉上沒有絲毫的表情,似乎在問一件家長里短的小事。

    “死透了,按照您的吩咐,我扎了他足足三十多刀,才讓他死掉!”

    木衛沉著臉冷聲說道。

    “這就對了,老東西,敢罵我?真是不知死活!”

    榮鶴舒嗤笑一聲,說道,“這幾日我在京城,不便對這幾個老東西下手,沒想到他們還蹬鼻子上臉了,走之前,就當給他們留個紀念了!”

    “這樣一來,京城的這幫老東西就老實多了!”

    木衛冷哼道,“等何家榮死后,您順理成章的當上會長,他們都得主動乖乖的在您腳邊當條聽話的好狗!”

    榮鶴舒瞇了瞇眼,悠悠的說道,“這就得看火衛事情辦得怎么樣了……”

    “您放心,我誓死完成任務!”

    副駕駛的火衛猛地轉過頭沉聲說道。

    “吱嘎!”

    這時司機突然急踩了一腳剎車,使得榮鶴舒身子不由往前一竄。

    “你他媽干嘛呢?!”

    榮鶴舒怒聲喝道。

    “會不會開車!”

    火衛直接一巴掌扇到了司機的頭上。

    司機急忙捂著頭委屈的說道,“是前面的車突然剎住了!”

    火衛這才將身子探出窗外張望了一眼,見前面一片紅燈,縮回身子沖榮鶴舒說道,“掌門,前面好多車,好像是堵車了!”

    


快乐十分胆拖怎么算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