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級龍衛- 第2666章 水月谷與孤月老祖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花幽山月 書名:神級龍衛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nzmwtn.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小柔平時脾氣倔的很,在沈浪面前卻溫順像只小貓咪。云峰一陣吹胡子瞪眼睛,這小丫頭片子對自己這個師父可從來沒有這么溫順過。

    沈浪雖然背景極深,但畢竟只是一個外人。見小柔和沈浪過分親近,云峰心中有些不舒服,卻又不好當面指出。

    神識掃了遍鏡花谷,發現白航離開了谷中,云峰又是一陣受氣:“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逆徒,連我這個師父都不放在眼里了!”

    小柔勸道:“師父,這本身就是個誤會,白航師兄想通了就會回來的。”

    云峰嘆氣道:“那小子心氣太高,既生怨念,估計是難以回頭了。”

    沈浪皺了皺眉:“爭執全是因沈某而起,真是萬分抱歉。”

    “此事與沈道友無關,只是小徒性情頑劣罷了。沈道友切勿放在心上,我們這就去見老祖宗吧。”云峰搖了搖頭,似是不愿多談。

    “好。”

    云峰解開了鏡花谷內的禁制,帶著沈浪和小柔兩人出谷,去往天狐族老祖宗的居所。

    天狐族老祖宗道號“孤月老祖”,本體乃頂級真靈九尾天狐,也是上古靈界赫赫有名的頂尖高手。

    這孤月老祖是鳳陽正兒八經的結拜兄弟。

    孤月老祖居住在天狐族族地南面的“水月谷”中,水月谷和鏡花谷都是上古時期天狐族大能為避世隱居,開辟的獨立空間。

    三人飛到了一處天狐族南面的峽谷深林,水月谷就在這峽谷中央的空間夾縫中,只有極少數天狐族的高層知曉水月谷的具*置。

    云峰飄落至深林中,恭恭敬敬的請示道:“云峰啟稟老祖宗,鳳陽老祖的結義兄弟有要事想拜訪老祖宗,敢問老祖宗……”

    還沒等云峰說完,一道蒼涼幽寒的聲音傳來過來:“都進來吧!”

    聲音一落,深林上空陡然出現了一道盛若烈陽般的白色旋渦。

    “是!”

    云峰拱手一拜,隨即帶著沈浪和小柔兩人飛進了水月谷中。

    水月谷方圓數千里,峰巒疊嶂,碧水如鏡,青山浮水,倒影翩翩,谷內彌漫著淡淡的霧氣,景致唯美秀麗。

    孤月老祖坐在溪邊的一塊巨石上,撫琴彈奏,婉轉悠揚的琴聲響徹整個水月谷。

    這位天狐族老祖宗貌如青年,他身披白色錦衣,白發長垂至腰,五官俊美之極,面如止水,目光憂郁,宛如古畫中走出來的美男子一般。

    三道遁光飄落在小溪旁,云峰立即朝著沈浪和小柔兩人發起傳音:“老祖宗不喜奏樂之時被人打擾,你們且等老祖一曲結束后再和老祖打招呼。”

    “好!”

    沈浪和小柔兩人傳音應了一聲。

    孤月老祖極為擅長音律,在他修長的指尖下,優美的琴聲時而如涓涓細流,沁人心脾,時而又如珠落玉盤,清脆悅耳,富有一種獨特的韻味。

    沈浪一時都沉醉其中,待一曲結束后,他忍不住鼓起了掌,贊嘆道:“妙哉妙哉,老祖的琴曲高雅靈動,如鳴佩環,美不勝收。琴聲中帶著一絲凄涼哀怨,似是絮語千言,妙不可言。”

    孤月老祖深邃的目光微微泛起一道亮光:“沈道友莫非也懂音律?”

    沈浪搖頭道:“粗通而已,不值一提。”

    “聞弦而知雅意,可遇而不可求。沈道友既然也懂音律,不如來彈奏一曲如何?”孤月老祖淡淡一笑,聲音溫潤動聽。

    他手中青木古琴浮空飄到了沈浪身前。

    沈浪也來了一點興致,索性席地而坐,架起青木古琴。

    云峰忍不住多看了沈浪一眼,在他印象中,老祖宗有著很深的潔癖,從來不會將自己的琴給他人彈奏。

    這無關對方身份,而是孤月老祖的性格本就如此。

    一向有潔癖的孤月老祖竟會把自己的琴讓給沈浪去彈,自然能表明對沈浪的青睞。

    云峰倒是好奇,沈浪能彈出什么曲子。

    沈浪輕輕的撥弄起琴弦,激昂的琴聲徐徐響起,如潮水般四溢開來,時而如松風狂吼,時而又如泉水溪流,縹緲多變。

    沈浪并沒有照本宣科的去彈奏七曲仙音,只是隨性而彈,糅雜了七曲仙音的韻律,又夾雜著天音七律的縹緲,再融合了自身對曲樂的宣泄。

    他的琴技缺少磨練,并不嫻熟細膩。但琴聲中富有一種獨特的韻味,清如濺玉,顫若龍吟,宛如傲然于世的俠子浪客,令人蕩氣回腸。

    如此品格的琴音,讓孤月老祖都有些聽入神了,漸漸,他閉上了雙目,細細品味。

    小柔也閉上雙眸,聽得如癡如醉。

    云峰不懂琴曲,但也知道沈浪彈奏的琴曲極為高明,不禁對他刮目相看,沒想到沈浪還如此多才多藝。

    一曲結束后,孤月老祖面露微笑,拍起了手掌:“好,非常好!本座雖然有很多自詡精通音律的朋友,但無一人有你這般蕩氣回腸,高情遠致的韻律。沈道友你若潛心修習音律,造詣定不會弱于我。”

    “老祖說笑了,在下粗陋之技,難登大雅之堂。”沈浪笑著搖了搖頭。

    孤月老祖淡笑道:“知音難尋!鳳陽兄還真是眼光獨到,沈道友若是不嫌棄,盡管叫我孤月兄即可。鳳陽兄是我的大哥,你即是他兄弟,我們也以結義兄弟相稱即可。”

    “好,孤月兄。”

    這種情況下,沈浪若再推辭,反而顯得有些矯情了。

    看著孤月老祖和沈浪一見如故的樣子,云峰暗自吃驚,心想沈浪不愧是風陽老祖的兄弟,就是不一樣啊!沈浪在氣度言辭上,感覺就和老祖宗是同一級別的修士。

    沒等沈浪開口,孤月就平靜道:“沈浪義弟,鳳陽兄已經和我說過你的事,你此次是為了解開星魂術而來吧?”

    沈浪抱拳道:“不錯,沈某因為一些原因被一位好友下了星魂術,現在那位好友生死未卜,星魂術如不解開,對沈某而言,會有性命之憂。”

    “小柔求求老祖,無論如何,您一定要幫公子解開星魂術啊!”小柔拜倒在地,可憐兮兮的說道。

    孤月露出如沐春風般的笑意:“小柔丫頭,本座自當盡力而為。”

    話音一落,孤月掌心中打出一道白色光束,正中沈浪的眉心。


快乐十分胆拖怎么算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