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野性時代- 645【喜豐也被反傾銷了】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王梓鈞 書名:重生野性時代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nzmwtn.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臨近春節,宋維揚帶著老婆孩子和豆豆,回到蓉城岳父岳母家住了兩天,隨即又驅車前往老家容平市過年。

    岳父岳母去年終于搬進了電梯公寓,至于買房子的錢,是林婉姿、林卓韻姐妹倆湊的。以前也讓他們換個更好條件的房子,但老兩口都不愿意離開,因為左鄰右舍都是幾十年的同事。現在宿舍區被整體規劃拆遷,同事們各奔東西,老兩口也就不再留戀了。

    回容平走的是高速公路,這條道由于拆遷和施工問題,拖拖拉拉搞了好幾年,直到去年終于全線貫通,不用再跑一段高速又跑一段省道了。并且往南一直通到貴省,往東北方向也跟山城徹底聯通,喜豐、仙酒、五糧液、瀘州老窖等公司的產品,因為這條高速公路而運輸成本大大降低。

    在容平的東城區,喜豐集團已經變成龐然大物,幾乎每年都在向郊區擴張規模,到現在的占地面積已增至5.5平方公里。附近被拆遷的農民,大部分都在為喜豐集團工作,甚至在拆遷補償時獲得了喜豐股票(也可折算為現金)。

    這不算什么,五糧液的廠區占地面積已經有8平方公里,再過十年甚至擴張到12平方公里,被拆遷農民幾乎全都成了五糧液的小股東。

    圍繞著喜豐集團的地盤,周邊興建了好幾個住宅小區。肥水不流外人田嘛,這些小區都是宋述民的地產公司所建,被喜豐占地的農民,在買房時有極大的價格優惠。

    現在整個城市的發展很詭異,新城建設一直圍繞著喜豐進行,因為這邊有人、有錢、有消費!

    由于東城區屬于老城,喜豐向西邊擴張的成本很高,隨便一塊地都涉及非常復雜的老城區拆遷。于是喜豐就不斷往東、東北和東南擴張,而新城區也繞著喜豐集團的南北而建,因此崛起的地產公司就不下三家。

    現在,東城區的房價,比其他城區整體高出一倍!就連老城區幾十年前修建的筒子樓,只要靠近喜豐集團,租金也至少比其他地方高80%以上。

    如今容平市領導班子的重中之重,就是東城的老城區那塊心病。因為當地主要的機關單位,基本都位于市中心,想從那邊到喜豐集團,必須穿過一片老城區,甚至還有一片城鄉結合部。各種臟亂差不說,有時候還會交通擁堵。

    見鬼的交通擁堵,這可是2005年的十八線城市,私家車還是比較稀罕的玩意兒,可想而知這邊的交通狀況有多么惡劣。

    去年初,現任領導班子終于做出決定,要把那片老城區連帶城鄉結合部全拆了,將市中心和喜豐集團連成一片。舊城改造的美差,由宋述民全盤子接下,誰也搶不走,也沒誰有那個膽子敢搶走。

    宋述民如今雖然越來越低調,但在本地的威望卻越來越高,因為他的身份是太上皇,東城那片不知有多少人指望著他兒子吃飯。

    反正整個城市的發展都跑偏了,在另一個時空,新城建設其實是往西拓展的往東的成本太高,沒有喜豐這種大集團坐鎮,根本不可能往東發展。

    坐在裝潢闊氣的辦公室里,宋維揚正聽著楊信抱怨:“唉,現在針對中國商品的反傾銷越來越多了,食品出口生意不好做啊。”

    “又遇到新案子了?”宋維揚笑問。

    楊信說:“就在上個月,歐盟發起了對中國橘子類罐頭的反傾銷調查,多半又要征收反傾銷稅。美國那邊對中國的菌類罐頭反傾銷稅,已經連續征了好幾年,國內競爭者還越來越多,現在往美國賣菌類罐頭已經快要賠本了。要是往歐洲賣橘子罐頭也這樣,那喜豐的出口業務將喪失一大塊利潤!”

    “怎么應對?”宋維揚問。

    “還能怎么應對?死扛唄,積極應訴,”楊信苦笑道,“只要能活到最后,活到反傾銷案結束,那喜豐就是相關領域的巨頭。就拿菌類罐頭來說,反傾銷好幾年下來,喜豐已經占據了北美菌類罐頭18%的市場份額。我們最大的競爭對手有四家,其中漳市罐頭食品公司,已經在去年宣告破產了,就是被反傾銷稅活生生征死的。另外的吉邦、莆縣、古龍三家公司,全都改做其他品類罐頭了。”

    宋維揚說:“這也是沒辦法的辦法。”

    楊信嘆息道:“還能怎么辦?我們在西南兩個省設有菌類合作基地,特別是彩云省那邊,多少農民指望著賣菌菇給我們增收呢。喜豐要是貿然停止生產菌類罐頭,好多農民都要賠得血本無歸。現在就是死撐,雖然除了北美地區之外,其他地方還能正常出口,但喜豐每年的菌類罐頭業務,凈虧損都在300萬美元以上。”

    “可以的,就當花錢買市場份額,反傾銷總不可能一直進行下去。”宋維揚笑道。

    楊信也笑了:“緬甸也是wto成員國,我在緬甸找了一家合作企業,另行創建了一個品牌。把菌類罐頭運過去貼牌,再轉口銷售到美國,這樣就能規避反傾銷。而且新品牌發展還不錯,在北美的市場份額已經排進前15名了。歐盟現在對橘子罐頭下手,那就讓緬甸企業多出一個產品唄。”

    外國人是真喜歡吃罐頭啊,市場規模太大了,激起中國企業的惡性競爭,那價格低得國內公司都肝顫,人家不告你反傾銷才怪了!

    競爭激烈到什么程度?

    美國對中國菌類罐頭提起反傾銷三四年后,中國菌類罐頭出口量不降反增,而且價格比反傾銷之前還便宜。美國同行們也是日了狗了,估計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怎么每年都加征反傾銷稅,中國菌類罐頭還越賣越便宜了?

    當美國同類企業全都被擠得破產了,那反傾銷案就該收尾了,因為沒有苦主就沒有案子。

    還是那句老話,既然不能解決問題,那就解決提出問題的人。反傾銷調查雖然可以由各國商務部門提起,但如果沒有相關利害人,商務部門是沒那份閑心發起反傾銷案的。

    中國企業面對的很多反傾銷案,就是這樣結束的,苦主全特么死絕了。

    照現在的趨勢下去,美國菌類罐頭企業頂多還能撐四五年,除了高端品牌之外,絕對被擠得全部破產倒閉。而喜豐只要燒錢撐到那個時候,就能不斷的侵吞市場份額,最終變成美國菌類罐頭行業的霸主,而相關反傾銷調查也就自動消失了。

    由于罐頭出口業務的急速發展,現在喜豐集團已經變成“兩部六司”,單獨分出來一個“喜豐罐頭食品股份有限公司”。并且,這個分公司的利潤,95%以上都來自于出口業務,每年能為國家賺來大量外匯。

    中國制造業現在就是亂拳打死老師傅,許多國家都已經被整懵逼了。

    最近兩三年,中國都是遭受反傾銷調查最多的國家。

    就拿2005年來說,另一個時空中國遭遇了45起反傾銷案,其中對中國反傾銷最多的國家和組織,不是美國,也不是歐盟,更不是日韓,而是……印度。中國的商界先驅者們,此時已經在瘋狂沖擊印度市場了,阿三兄弟那蒼白無力的制造業,就宛若一個弱不禁風的小姑娘,哪經得起中國大漢們的輪番蹂躪?

    


快乐十分胆拖怎么算中奖